万历续道藏,道藏索引

2020-03-31 作者:新闻中心   |   浏览(172)

图片 1

2017年12月29日,国家图书馆、桐柏宫、中国言实出版社、古闻铭文化传承机构、浙江玄珠致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在国家图书馆签署协议,联手高仿制作、出版发行《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并携手开展相关研究和内容开发工作。

道教之音江苏讯 2018年5月14日, 张千一道友、许清女士来方山洞玄观参访。同时,向南京市方山洞玄观捐赠中华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的《 大道藏(正统道藏 万历续道藏)》合刊精装全套。

宋、金、元三刻《道藏》,但都没有流传下来;清代没有刻过全藏;因此,明代《正统 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就是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道藏》全书的惟一传本。

国家图书馆、天台山桐柏宫、中国言实出版社、古闻铭文化传承机构等合作机构签署协议 应妮 摄

《道藏》是永乐初年明成祖朱棣敕令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主持编修道教基本典籍丛书。永乐八年张宇初去世,第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继续负责编修。正统九年雕版,明英宗朱祁镇诏令道士邵以正督校并增所未备。正统十年竣工。全藏480函,千字文编号从“天”字至“英”字,共5305卷。这部大藏被命名为《正统道藏》。万历三十五年,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奉旨将一些缺漏的经籍校刊,共32函,也以千字文编号为序,始于“杜”字止于“缨”字,共180卷,名为《万历续道藏》。

《道藏》卷帙浩繁,作为道书之总汇,不仅是中华传统文化之荟萃,更是祖师留给今人研究道教的重要依据和文献。 正统道藏为中国道教史上重要道藏之一。明成祖即位之初(1403),曾令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重编《道藏》,永乐八年(1410),张宇初去世,又令第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继续主持编藏。到明英宗正统九年(1444)始行刊板,又令道士邵以正督校,增所未备,於正统十年(1445)校定付印,名《正统道藏》,共五千三百零五卷,四百八十函,按三洞、四辅、十二类分类,采用《千字文》为函目,自天字至英字,每函各为若干卷,颁之天下,藏於各名山道观。到明神宗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命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续补《道藏》,仍以《千字文》为函次,自杜字号至缨字号,凡三十二函,一百八十卷,名《万历续道藏》。与《正统道藏》合计共五千四百八十五卷,五百一十二函,即现存明版《正统道藏》,这是我国现存的唯一官修道藏。1923─192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借用北京白云观所藏明刊《正统道藏》,以涵芬楼名义影印,缩改为六开小本,凡一千四百七十六种,一千一百二十册。

明成祖朱棣登基不久,即敕命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纂校道书,刊行道藏以传,并一再催办 。他还特别恩准张宇初可早晚进来,通类刊版。张宇初既要编修道藏,又要主持教务, 还写了《道门十规》,作为天下道士的行为准则。他提出夫天地之大,以太虚为体的道 教理论,以虚、静、无为作为修养根本。永乐八年(1410),张宇初羽化,明成 祖又诏令其弟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继续主持编修。这项工程一直干到永乐二十二年(1424), 有涂省躬等学者参加,但因成祖崩而未能完成。直到20年后的正统九年(1444),明英宗朱祁 镇下诏,让道士邵以正主持督校,喻道纯、汤希文等学者参与,对张宇初、张宇清等人编修 的道藏重加订正,增其遗逸。对所收的道书都加以重新分卷,如原来是短卷的,就将几卷并 为一卷。正统九年(1445),全藏刊版完成。这就是《正统藏》,系梵夹装,共5305卷,以 三洞、四辅、十二类编类。全藏以《千字文》为函目序号,装成480函,始于 天字,终于英字。然而,有不少道书(如《永乐大典》第911卷的《洞玄灵宝灭度五 炼生尸经》和《大帝制魂伐尸法》,第1310卷的《灵宝钟罄威仪经》和《灵宝三元威仪经》 ),未被《道藏》收入。圆明园劫后余存的《永乐大典》,只有原书22877卷的3.48%,居然 从中也辑出了好些《正统道藏》失收的道教文献!

北京12月29日电相关机构将联合以国家图书馆所藏为底本,高仿制作并出版发行《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此举对于研究和挖掘道家、道教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料将有重要意义。

国图相关负责人介绍,中国传统文化以儒释道为三大支柱,道教典籍中的医药、保健、化学、音乐、艺术特别是哲学等方面,都值得深入挖掘研究,《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等道教文献正是研究道教的宝贵资源库。国家图书馆收藏的道家、道教文献数量多、质量高,其中馆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着录,为现存唯一全帙。“国家图书馆长期以来积极保护和利用道家、道教馆藏,对‘《中华续道藏》编纂工程’等项目提供文献支持,使其服务当代、服务社会。”

此次《大道藏》的捐赠为南京道教研究爱好者查阅道书提供了便利。

《正统道藏》在编纂过程中,由于主持人变换,时间上又断断续续,搜集道书不甚完备,因 而存在明显的缺漏。万历三十五年(1607),明神宗朱翊钧下旨,敕令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编 刊《道藏》的续集;他还下旨,将驸马都尉谢公诏的女儿许配给张国祥为妻。张国祥不敢怠 慢,立即行动,四出搜访,寻找《正统道藏》缺收的道书,以及正统年代以后的道教著作, 编纂校订了一部《道藏》续集。这就是《万历续道藏》,共180卷。全藏亦以《千字文》为 函目序号,装成32函,始于杜字,终于缨字。

图片 2国家图书馆所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 应妮 摄

记者了解到,此次以国家图书馆所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为底本,各合作单位精心制作的高仿复制本,将分藏于桐柏宫及其上下院、浙江道教学院等地,用于教学研究;入藏国家图书馆一套,成为国家战略储备的重要资源;同时,出版发行,以广流传。“本项复制出版工作,对于研究和挖掘道家、道教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国图相关负责人表示。

《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的经板传到清代,缺损已经十分严重。光绪二十六年(1900) ,八国联军侵华,攻占了北京后,烧杀掳掠,焚毁了正、续《道藏》的全部经板。

国家图书馆、天台山桐柏宫、中国言实出版社、古闻铭文化传承机构、浙江玄珠致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29日在国家图书馆签署协议,联手高仿制作、出版发行《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并携手开展相关研究和内容开发工作。

签约仪式上,国家图书馆常务副馆长陈力,中国言实出版社社长王昕朋,天台山桐柏宫主持、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高澄,浙江江道教学院副院长谢嗣尚,古闻铭文化传承机构负责人徐熹,浙江玄珠致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董妘橦等出席。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张志清主持仪式。

明、清两代,朝廷将《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赐于不少道观,但经过多次兵燹,留存 下来的已经颇为稀少了。相比之下,北京白云观的藏本较为完整,而且在道光二十五年(184 5),由羽士郑永祥募金补抄(见《白云观重修〈道藏〉记》),所以缺佚不多。

《道藏》是永乐初年明成祖朱棣敕令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主持编修道教基本典籍丛书。永乐八年张宇初去世,第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继续负责编修。正统九年雕版,明英宗朱祁镇诏令道士邵以正督校并增所未备,正统十年竣工。全藏480函,千字文编号从“天”字至“英”字,共5305卷。这部大藏被命名为《正统道藏》。万历三十五年,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奉旨将一些缺漏的经籍校刊,共32函,也以千字文编号为序,始于“杜”字止于“缨”字,共180卷,名为《万历续道藏》。

1923年10月至1926年4月,商务印书馆在上海以涵芬楼的名义,据北京白云观所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影印,每梵本2页拼为1页,缩小为6开小本。这个本子俗称小 道藏,共收入图书1476种,计有5485卷,装订成1120册。但这时的北京白云观藏本,已经 残缺了98页,涵芬楼在影印时未曾觅补。

中国传统文化以儒释道为三大支柱,三教在中国千余年的历史进程中交互融摄、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一直以来,学术界对儒、释典籍研究成果较为丰富,对中国本土的道教经典由于种种原因,研究成果略嫌缺乏。道教典籍中的医药、保健、化学、音乐、艺术特别是哲学等方面,都值得深入挖掘研究。《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等道教文献正是研究道教的宝贵资源库。

1957年,台湾中华道教会发起用涵芬楼影印本重印《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直至19 77年由台湾艺文印书馆出版。此为32开本,精装60册,另附目录索引1册。原本残缺各项也 未曾觅补,但增辑了明、清以来散佚的15种道书。

国家图书馆常务副馆长陈力表示,国家图书馆收藏的道家、道教文献数量多、质量高,其中馆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为现存唯一全帙。国家图书馆长期以来积极保护和利用道家、道教馆藏,对“《中华续道藏》编纂工程”等项目提供文献支持,使其服务当代、服务社会。

1977年,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亦用涵芬楼影印本重印《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此为 16开本,精装60册,另附总目录1册。原本残缺各页也未曾觅补。

图片 3国家图书馆所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 应妮 摄

1988年,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三家联手,又据涵芬楼影印本重印 《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将涵芬楼本9页拼成1页,缩小为16开本,精装36册,另附 《道藏索引》1册。原本残缺各页,经用瞿凤起先生查点清楚的表册,借用现藏上海图书馆 的上海白云观旧藏本补足,以成完璧。所补部分,计有1700余行,还修描补缺损字500余个 ,纠正错简17处。此外,还附印明代白云霁撰《道藏目录详注》,用上海图书馆藏缪荃孙旧 藏清刻本影印。缪荃孙藏本胜于《四库全书》本,因后者不仅缺《道教宗源》、《凡例》、 《道藏总目》三篇,而且内容、注文也有短缺之处。

此次,以国家图书馆所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为底本,各合作单位精心制作的高仿复制本,将分藏于桐柏宫及其上下院、浙江道教学院等地,用于教学研究;入藏国家图书馆一套,成为国家战略储备的重要资源;同时出版发行,以广流传。本项复制出版工作,对于研究和挖掘道家、道教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道藏》卷帙浩繁,不仅集道教文献之大成,据元代《道藏尊经历代纲目》的说法,它还收 有儒书、医书、阴阳、卜筮、诸子百家等著作。它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荟萃,是古人留下的一 笔文化遗产。

对于《道藏》大量收录群书,儒、释两方面都曾进行过非议和讥讽。《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在《道藏目录详注》的提要中,就对此大加攻击。对《道藏》是褒也好,是贬也好,只有在 充分了解它的前提下才有发言权。而要了解《道藏》,首先便要有查检它的工具书。明末以 来,不少学者为此而作出了努力。

明朝后期,白云霁编写了《道藏目录详注》4卷,并有一些题解,对读者了解《道藏》很有 帮助,因此而被收入《四库全书》。它虽然对了解各种道书有些用处,但毕竟只是目录的体 裁,检用的功能十分有限,而且还有好些遗漏和错误。《道藏目录详注》的最佳版本,当为 上海图书馆藏缪荃孙旧藏清刻本,即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附于《 道藏》之后据以影印的底本。此外,还有一个清刻本,版式与缪荃孙旧藏本相似,但作者的 姓名却被篡改为辽左李杰。显然,这是假冒的,侵犯了白云霁的署名权。

1989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陈耀庭先生在访法讲学期间,得到施舟人先生的慨允,无偿利用《道藏通检》的原编成果,改编成一本可以检索五种版本《道藏》的工具书。 1996年10月,署作(法)施舟人原编,(中)陈耀庭改编的《道藏索引》,由上海书店出版 社出版。在改编过程中,陈耀庭先生将施舟人《道藏通检》、翁独健《道藏子目引得》、任 继 愈《道藏提要》、白云霁《道藏目录详注》以及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天津古籍出 版社三家联合出版的《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世称三家本)的目录等,作过详细 的比较对照,发现各种目录的子目,内容大同小异,数量颇为接近。例如,施舟人《道藏通 检》的子目有1477条,翁独健《道藏子目引得》的子目有1476条,任继愈《道藏提要》的子 目有1473条,三家本的子目有1500条。上述各书的子目基本相同,因为角度不同而略有差异 。应该指出,三家本的目录也有方便读者的举措,例如对于《修真十书》的子目设计, 区分为修真十书杂著指玄篇八卷、修真十书金丹大成集五卷等子目12条,使读者对 《修真十书》的内容一目了然。只是因为技术上的困难,改编者才未能将三家本这一独 到的子目设计成果吸收到本索引中来。

《道藏索引》包括《道藏子目索引》和《五种版本道藏经书子目联合目录》两大部分。《五 种版本道藏经书子目联合目录》中的经书顺序,按明代《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经夹 本先后排列。各部经书的顺序编号,采用施舟人《道藏通检》的目录编号。为了便于熟悉翁 独健《道藏子目引得》编号的读者使用,后附有两种编号的对照表。《五种版本道藏经书 子目联合目录》中,每种经书作为一个条目,内容包括顺序编号、经书名称、卷数、编著者 以及该经书在五种版本《道藏》的册数(明经夹本著录的是千字文编号,其他四种版本著录 的均是册数,其版本代号是:涵芬楼本为涵,艺文本为艺,新文丰本为新,三 家本为三)。《道藏子目索引》按逐字索引法(Concodance)编制,每种经书名称的 每个字都能检索。例如:《玄女经》可分别从玄、女、经三字检索,《易筮通 变》可分别从易、筮、通、变四字检索。检索按笔画顺序排列(另附《道 藏子目索引部首检字》和《道藏子目索引音序检字》),著录了该种经书在《五种版本道藏 经书子目联合目录》中的编号以及三家本的册、页数。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万历续道藏,道藏索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