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悟空传 今何在

2019-10-05 作者:新闻中心   |   浏览(60)

唐玄奘回到了小屋。 那条鱼还在缸里。 “地上怎这湿,定是你又淘气!”玄奘笑着对小白龙说。 小白龙摆摆尾巴笑了,她发现她竟甘愿作一条鱼,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 自从玄奘与天杨一战,又拒绝了法明的授业之后,他在寺院内好象越来越孤独了,所有僧人见了他都怪怪的笑笑,法明也不再理他,讲经也再无人叫他。当众人在大殿内吟诵时,玄奘便一个人在空旷的广场上扫落叶,把每一片枯叶又放回树根旁。要不就是一个人躺在地上,别人以为他在睡觉,其实小白龙知道他在看天,一看就是一个多时辰。晚上,他回到一个人住的杂物破屋,点上微弱的油灯写着些什么。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少和小白龙和花草说话,他那天空般明朗的笑容渐渐消失了,随着时间的流浙,一种东西渐渐爬上了他的眉间,他不再扫落叶,也不再看天,他只是整天坐在那想啊想。 他很苦恼,小白龙想,他定有想不通的东西,可是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和他共处这么久,反而越来越不能了解他的内心,人心里究竟有什么?小白龙发誓一定要弄个明白。有时他在灯下写字,她在水缸里乱蹦,以前玄奘都会对她笑笑,但现在,他理也不理了。 他也不提送她回家的事,她也不想他提。 那一天,几个僧人坐下树下谈论。 一个叫玄生的说:“我看这佛,如庭前大树,千枝万叶,不离其根。” 另一叫玄淇的道:“我也有一比,我看这佛,如院中古井,时时照之,自省我心。” 四周众僧皆道:“二位师兄所言妙极,真显佛法要义。” 那二人颇有得意之色,却见玄奘一边独坐,不理不睬。 玄淇叫道:“玄奘,我们所言,你以为如何呀?” 玄奘头也不回,笑道:“若是我时,便砍了那树,填了那井,让你们死了这心!” 玄生玄淇均跳起来:“好狠的和尚,看不得我们得奥义么?” 玄奘大笑道:“若是真得奥义,何来树与井?” “哼!那你倒说佛是什么?” “有佛么,在哪儿?你抓一个来我看!”玄奘说。 “俗物!佛在心中,如何抓得。” “佛在心中,你说它作甚?不如放屁!” 玄淇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口出混言,玷辱佛法!怪不得佛祖要让你江上飘来,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 此言一出,只见玄奘脸色大变,竟如纸一般白。 玄淇自知失言,众人见势皆散。 广场上只剩玄奘一人。 风把几片枯叶吹到他脚边,天边一只孤雁悲鸣几声,惊起西天如血夕阳。 “何人……何人生我?生我又为何?”玄奘喃喃道,“既带我来,又不指我路……为何,为何啊!” 他抬头高声问天,苍天默默,唯有一滴泪滑落嘴边。 玄奘回到了小屋,小白龙正在屋里偷翻他的书卷,见他来,忙一转身化成水缸中的鲤鱼。 玄奘在屋中愣了半晌,忽开始收拾东西。 小白龙看着他打了一个包袱,又来到水缸边。 “走吧,我送你回家。”玄奘说。 玄奘要离寺,法明也无法阻他,只叹道:“你天生孤苦,以后要将佛祖长挂心头,以求时时保佑才是。” “师父,我一直在想,天下万物,皆来于空,可这众生爱痴,从何处来?天下万物,又终归于空,那人来到尘世浮沉,为的又是什么?” “这……其实为师老实与你讲,若是能说的明白时,也就不用为师这多年苦修了。” “师父,告辞了,弟子要去走一段长路。” 法明道:“为师明白你的心思,多保重。” 当下唱偈一首: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悟者便成天地,空来自在其中。 “弟子谨记在心。” 玄奘向法明长老再拜三次,起身捧着装着金色鲤鱼的钵盂,转头而去了。 其时天地肃穆,无边落叶萧萧而下,风声,草木瑟瑟声,潮声,鸟鸣声,天地间仿佛突然充满了各种声音,仿佛有无数个声音正在说话,细一听,却又什么也没有。 一次伟大的远行,就此拉开序幕。 大江边玄奘捧着钵盂,说道:“当年,我就是从这里来的。” 江上白雾弥漫,疾风卷起他的衣裳,他好象在对小白龙说,又好象在对自己说。 “万物生成皆神圣,一草一木总关情,你也有你的家,你的自在,我不能再留住你,你去吧。” 他把金色鲤鱼放入江中,那鱼打了几个盘旋,却不离去。 “你也是有情谊的么?我心领了,去吧。”玄奘说。 小白龙忽然觉得自己要哭了,这些天她没说一句话,只是听和尚说,看和尚读书,扫地,看和尚思索时紧锁的眉头,看和尚入睡时平和的面容。她觉得她已离不开这些,龙宫里没有这样一个人,万里东海没有这样一个人,茫茫尘世也只有一个这样的人。 她真的要这样与他离别? “相遇皆是缘,缘尽莫强求,我要去天边,你又跟不得我,去吧。”和尚在劝她。 小白龙忽然有种冲动,他要现出真身,告诉和尚这一切,然后陪他一起走遍天涯。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她一摆头,向出海口游去了。 水中,一颗晶莹的珍珠缓缓沉入江底。 一切都会消逝,能留下的只有记忆。而记忆是实在还是虚幻?它摸不着看不到,但它却又是那样沉重的铭刻在心。 这样想着的也许是小白龙,也许是猪八戒,也许是阿瑶,也许是每一个人。当小白龙在鹰愁涧底感觉着水在无声的极缓的流动,她知道那是时间在逝去。但她的回忆却永远鲜艳,一切都仿佛是许久以前。 “海水是红的,龙宫是暗的,我抛弃了身体,抛弃了血肉,这样天帝就什么也得不到。 “他所要的,我全都抛弃,只剩下我的洁静灵魂,给我所爱的人。” 奇怪当宝剑在颈上抹过,那一刻的思维却分外明晰的被记忆。小白龙看着自己的血慢慢在海水中美丽的化开,看见父亲震颤而老泪纵横的脸。没有声音,没有疼痛,只有那一瞬的念头:“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就要纵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小白龙衔着定颜珠,逆向海流,向着那遥远海面上晃动的光亮,游去,游去……

她看见了水面上的世界了,奇妙的世界,那些叫做人的生灵,在岸上走来走去,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穿着不同的衣裳,带着不同的表情,或喜笑,或哀愁。她真想知道那些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真的,她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她要去了解一个人,去探知他的心。 于是她沿河岸游着,打量着岸上每一个人。 这时她看见了他。 当她第一眼看见他时,就被这个人吸引住了。 因为什么呢?她也不知道,因为他面貌英俊?因为他有个与众不同的光头?是了,因为他的眼睛。 他正在河边看风景,他在用一种与四周人都不同的眼神看着身边的一切。 那种眼光,象是……象是太阳,温暖的,愉悦的,不论是对一株草,还是对河岸的柳树,对街道上匆匆的人,都象在欣赏,在赞美…… “那和尚!你盯人家女孩子家看干嘛?色迷迷的!讨厌!”有女子叫道。 和尚?他叫和尚?她们为什么要骂他,被这样一双温柔的双眼看看不好么,为什么要生气呢? 那和尚却不生气,他笑吟吟的:“我非看你,我在赏花,花映水中,色本是空。” “花痴和尚!”人们都骂道。 小白龙真有些想不通人类了,看看岸上的人,杀猪的正瞪着挑猪头的,而架上的猪头正瞪着他,那个书生低头走路,唉声叹气,楼上的女子在飞眼,酒楼里客人和小二在为了碗里的一只苍蝇吵架,那边两个大侠为了谁先撞谁的事动了刀子,如果他们都有这个和尚看世界的眼神,就会发现其实一切都很可笑。 小白龙很迫不急待的想游到岸边,让和尚看看自己,那时他的眼中,是不是会很惊喜。必竟,她变的是一条很少见的金色鲤鱼。和尚一定会赞美她的。 她游了过去…… 忽然她觉得身上一紧,什么东西缠住了她,接着“哗”一声,她被提出了水面! “大家快来看呀,我抓了一条什么?金色的鲤鱼!纯金色的!”一个船夫大喊。 小白龙又羞又气,自己竟然被一个俗物所擒!还当众展览!她想要变化,但没了水她就失了神通。 所有的人都往这看,小白龙羞的想闭上眼,才发现鱼是没眼皮的。 她心中一片乱,却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和尚。 真气人!所有人都往这看,就他不看,还在那看着河面出神。 “我要买它,十文钱!”人群中有人喊。 “这可是稀罕物!一辈子也不一定能见到一条!”船夫说。 “我出十一文!”有人加价! “十二文!” 小白龙在网里乱挣,气的想把网咬破,蠢物!人类全是蠢物!他们就只会这样对待世间珍物的么? 这时一个声音说:“阿弥陀大爷,那条鱼吃不得的……” “咦,和尚你来凑什么热闹?”船夫说。 是他?小白龙不蹦了。 那和尚还是笑吟吟的:“这可不是一条鲤鱼,这是……” 莫非他认出我本相?小白龙有些紧张。 “这是一只无壳王八!”和尚说。 小白龙顿时差点气晕过去。 “哈哈哈!你说什么?你说这是……?哈哈哈,傻瓜!”船夫大笑道。 众人也大笑起来。 “真的真的!”和尚满脸严肃,“我以和尚脸皮担保,它有四只脚。” “四只脚?啊哈哈哈哈!在哪?我怎没看到?哈哈哈……” “真的真的,我见过这种鱼,它真的有四只脚,只不过平时不伸出来,你拿来给我,我指给你看。就在那!那里……” 船夫半信半疑:“还有这事?”将金色鲤鱼递过去。 和尚一把夺过鱼,往怀里一揣,转身就跑! “啊?”船夫恍然大悟,“和尚抢鱼,来人呀,有和尚抢鱼啦!” 只见和尚跑的那个快呀,一溜烟出城了。 哈哈哈这就是唐三藏青年时期与金色鲤鱼的故事,请大家继续往下看。 小白龙在那个和尚的怀里,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和尚气喘嘘嘘的跑,她闻到和尚身上的男子气息,不由觉得怪怪的,有种会醉的感觉。 和尚终于停下来了,“扑嗵”,小白龙重又被丢水中,她打了个转,才发现自己在一口水缸里。 和尚坐在旁边,呼呼直喘。 和尚是个好人啊。小白龙想,摇摇尾巴。 这时和尚又起来了,到缸边看了看她,口里喃喃念道:“清蒸呢?还是红烧?” 啊?小白龙差点掉到缸底去,闹半天还是要吃啊! “哈哈哈,瞧把你吓的!”和尚笑道,伸手逗了逗她。 我就知道你不是这样人嘛,小白龙想。和尚的手轻触到她的身体,她不由有种麻酥酥的感觉,连忙躲开了。 难道和尚知道她能听懂人话? 不,他不知道,他现在又开始对屋旁的花说话了。 “我不在时候你们乖不乖啊?蚂蚁有没有来欺负你们?我昨天和他们谈判了,应该没事罗。以后见了他们,不要再向他们吐口水了。” 真是个有趣的怪和尚啊,小白龙想,看他样子有十八九了吧,怎么还和三四岁小孩子一样。 “玄奘!洪洲佑民寺的天杨禅师和法明师父在大殿论法,快去看看!” “收到!”那个叫玄奘的想走,转身又回来对她说:“你在这慢慢玩,我回来再放你回家,小心别让玄淇和他的猫看见你哟。” 知道啦,小白龙心想,你前脚走我后脚也就走啦。 和尚跑出去了。 水缸里一道金光飞出,水溅了一地,小白龙已站在了屋中,水太少她不能变龙,只好变成了一个人。 是一个白衣的绝美女子。 其实小白龙在宫中也一直是这个人形,龙生下来就有人形,她这也是本相。 她悄悄把头探出屋,这是一座宽广的山中寺院,远处大殿传来隐隐诵经声,人好象都在那儿,四下一片安静。 她的脸上露出了俏皮的笑。 她要开始暗中观察人类唐玄奘的生活啦! 她化成一只纯白百灵来到大殿窗边,这里最多的是山雀,但她怎么能变那种俗鸟呢? 殿内坐了一地和尚,中间有两个老的。一个持禅杖,身边还有包袱,象是外地云游到此的。另一个自然就是本寺的主持了。 “法明长老,久闻金山寺佛法昌盛,特来请教。”那持禅杖的老和尚道。 “天杨师父,不敢。” “什么不敢?”天杨忽厉声道,“敢做不敢应么?” 法明长老一愣,才悟道这就开始论法了,于是一笑答道:“敢应不敢放。” “放下!” “我两手皆空,放什么?” “那为什么还抓着?” “心有灵犀。” 两人一问一答,问的凶答的快,只听的两旁僧人议论纷纷。 “你听懂了么?”“没有啊?”“哎,太高深了。”“真是玄机啊!” 小白龙只找那玄奘,却见他在人群之中,正向这边看着她。 小白龙心一跳,只觉脸要红了,忽发现自己是一只鸟,他看不见脸红的。 只见玄奘对她笑了一笑。 这人莫不是认得我?小白龙想,不可能的,他不过一凡人而已啊。 这边论答已到了关键时刻,两个老和尚头上都起了白烟。 天杨:“如何是禅?” 法明:“是。” 天杨:“如何是正法眼?” 法明:“不是。” 天杨:“如何是空?” 法明:“问。” 天杨:“是么?” 法明:“不是么?” 天杨:“是么??” 法明:“这……” “哈哈哈哈!”天杨大笑起来,“原来你就这两下子。” “这……我……”法明脸都涨红了。四周僧众一面哗然。 天杨道:“金山寺空有虚名,我云游四海,不见真人,可叹可叹!” “哈哈哈哈!”忽然人群中也有人笑。 所有人都回头,笑的人正是玄奘。 天杨死盯着玄奘:“这位小师父,老朽有可笑之处么?” “啊?”玄奘说,“不是,我刚刚看门外树上两兔子撕打,所以可笑。” “妄说,兔子怎会在树上?” “那在树上的是什么呢?”玄奘问。 “这……”天杨语塞,他再次打量玄奘,“真看不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功力。” “啊?”一边的一个和尚说,“他是我们这最懒的一个,从不好好听讲诵经。” “不得多言!”法明喝住那个和尚,对玄奘说:“玄奘,你有什么话,不妨说来听听。” “真的没什么。”玄奘笑了,“我刚才真的看见兔子了,我还看见一只会脸红的白色百灵。” 啊?小白龙吓的差点从窗上栽下去。 “哼!小和尚玩虚的,你不说,我倒要问你了!”天杨道。 “请问。” “什么是佛?” 玄奘看看头上,又看看脚下,再看看门外…… “你丢东西了么?快想啊!”法明急了。 “想什么?他已经答出来了:无处不是佛。小师父,真有你的!”天杨说。 玄奘一笑。 “我再问一个,还是刚才那个法明答不出那个,如何是空?” “破!”玄奘想也不想就说。 “是么?” “不是!” “不是还答!”天杨瞪眼道。“找打!” “不是还问!”玄奘也叫起来。“欠揍!” 两人大眼瞪小眼。众僧都惊的呆了。 良久,天杨长叹一声:“你说的极是。我败了。” 玄奘一战成名。 天杨走后,玄奘立刻被全寺众僧围住,要他讲解。 “那天杨最后一招,来势极凶,你如何能接住的?你那句‘欠揍’究竟有何深意。” 玄奘摸摸光头一笑:“没什么!他说我答错了要打我,我说我答错了又怎样你敢打我我便打你,他一看我年轻想想打不过我所以就认输了。” “啊?”哗啦——寺院里倒了一片。 “玄奘,你聪慧过人,今后就在我身边修行,我将毕生所学传授予你。”法明说。 玄奘摸摸光头说:“其实……我觉得还是象以前在执事堂好,有时间可以养养花,看看天,我背不来那些佛经。” “你不苦学,怎能得我衣钵?” 一旁众僧听的眼都红了,这等于就是把主持之位相传了。 可玄奘说了一句话:“其实我要学的,你又教不了我。” 众僧一片惊呼,法明也禁不住摇晃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这句话一出,便犹如睛天一霹雳! 那西方无极世界如来忽睁眼惊呼:不好! 观音忙凑上前:“师祖何故如此?” 如来道:“是他。他又回来了。”

        小白龙忽然觉得自己要哭了,这些天她没说一句话,只是听和尚说,看和尚读书,扫地,看和尚思索时紧缩的眉头,看和尚入睡时平和的面容。她觉得她已经离不开这些,东海龙宫里没有这样一个人,万里东海没有这样一个人,茫茫尘世也只有一个这样的人。

图片 1

        几刷《悟空传》,感触最深的还是小白龙和玄奘的羁绊,今天听广播剧悟空传听到这一段,突然愣了一下,“东海龙宫里没有这样一个人,万里东海没有这样一个人,茫茫尘世也只有这样一个人。”

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神诸仙,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玄奘他是个孤儿,是个爱自言自语爱和花花草草说话的怪人,是个要诸佛烟消云散另修大乘的狂徒……但在小白龙眼中,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和尚,是个能言善辩认得出自己本相的证悟者,是个愿意为理想行万里路的勇士。她迫切的想陪他一起走遍天涯海角,去寻找那个答案,可她不能……她只能无奈地游了一圈又一圈,最终游回东海。

悟空

   “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难道嫁到天庭做妃子,会比驮一个和尚万里跋涉的难么?”

我知道天会愤怒。

如果人触犯了它的威严。

但天是否知道人也会愤怒?

如果他已一无所有。

当我乞求时,

你傲慢冷笑。

当我痛哭时,

你无动于衷。

现在我愤怒了。

我要听到天的痛哭。

我要听到神的乞求。

我知道天会愤怒。

但你知道天也会颤抖吗?

苍穹动摇时,

我放声大笑,

挥开如意金箍棒,

打它个地覆天也翻。

从今往后一万年,

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齐天大圣孙悟空

那一刻被电光照亮的他的身姿 千万年后仍凝固在传说之中.

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爹,你不会懂的,你永远不会懂的。”

悟空在地府救过一只粉色小虫,小虫钻进悟空身体再也没有离开,后来作者在结尾借众人之口道出了粉色小虫到底是什么。有人说它叫理想,有人叫它希望。信念不死灵魂就不死,万一心中的那份盼头被摧毁了一个人的灵魂也就死了。

        变换作一匹白马,就能陪他赶路了吧?

“也许有个方法能让他死。”观音说。

        小白龙自始至终是孤独的,除了猪八戒没人知道她是龙女,没人知道她对玄奘的感情,可她又是幸福的,能陪着自己心爱的人去追求理想,无论是何模样,也都心甘情愿吧。

紫霞被带到玉帝面前。-

可是结局呢?

“去吧。”玉帝说。

原文——

被擒住的孙悟空投进了炼丹炉里,三味真火炼出了两个孙悟空,一个是败在天庭手里已经被驯服了的悟空,乖乖地听命于天帝踏上了取经赎罪之路,另一个化成六耳猕猴,躲了起来,一路跟着取经路上的悟空,杀了同样踏上了阴谋之路的唐僧,杀了地府千万鬼卒,杀了龙王...表达着对天庭的抗议,阻止着如来的阴谋。正如一个被生活俘虏了的人分裂出两个自己,一个苟且,一个仍倔强着。

   水中,一颗晶莹的珍珠缓缓沉入江底。

紫霞看着被天庭招安过来看园子的猴子问;

  一切都会消逝,能留下的只有记忆。而记忆是实在还是虚幻?它摸不着看不到,但它却又是那样沉重的铭刻在心。

你真的喜欢这种生活一个人呆在园子里和树说话?”

“怎么也比以前强。”

“我曾以为你和那些神佛不一样。”

“曾经是不一样的。”

孙悟空忽然目露凶光他一把揪住紫霞恶狠狠的说:“当你梦见自己是一只松鼠的时候在那大森林里深夜你有没有听到过那种嚎叫当看见自己的腿被撕下来时的嚎叫!”

“你害怕了?那你有没有听见过一种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是你的天敌在啃着骨头它嘴里的东西还没有死你还能听见它在挣扎而下一个被嚼的就可能是你!这种声音在夜里会渗进你的梦里你居然还能做个关于来年的美梦?你随时都会没有明天的!”

“你在树上一刻也不敢睡死随时注意着不寻常的声响你会担心一睁眼的时候会看见一张血盆的大口你的身体随时都准备弹起来逃命或博斗每一个晚上都那么的长直到天边的微光照到你的眼皮上你会想谢天谢地你又多活了一个晚上为了你又赚到的一天在这个白天你要尽情的蹦跳狂叫把所有能找到的吃的塞进嘴里但是夜晚很快又来了你甚至还来不及找到一个朋友你会想你受够了!但是你却不能不活着你恐惧着生却又恐惧着死你不知道你每天为什么这样活着哦……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要做神仙!”孙悟空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如释重负的一放手把紫霞丢下。

“……可是你已经神通广大……”

“没有用的!当我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打赢对面树上那只常抢我吃的还打我的公猴当我终于能打赢他时我现他已经老了。但我还是狠狠痛扁了他一顿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等我打败了族里所有猴子当上了猴王我现我每天的任务就是站在树梢上观察老虎熊豹子的踪迹然后大喊一声……你知道被一只豹子在后头追时的感受吗?我跑的气都快断了……咳、咳……”孙悟空掐住自己的脖子一副难受的样子“见鬼我以为我早忘了这些的……”

“接着说啊我很想听。”紫霞抓住孙悟空的衣裳一劲摇。

“我不愿这样我亲眼看着我的同类在狂欢之后的死亡我不希望太阳落下去可总是一点点看着晚霞消失我不明白为什么其它生灵能安然那一天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有没有人能摆脱有没有人?……于是我去海外学本领我学会了七十二变化我问师父我是不是从此可以不害怕了那个老混蛋就摇头一直一直笑笑的我直想揍他。回来后我现真时再没有东西可以伤害我了我高兴的要疯了。可是好景不长那一天……”

孙悟空忽然不说了他的眼直盯着前方紫霞看见那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光象恐怖又象愤恨。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要有神仙?为什么天下万物的生死都要由他们掌管!”孙悟空咬牙道。

“因为世间万物都是他们造的啊?”

“可我不是!我是从石头去蹦出来的生我者天地谁也没资格管俺老孙生死管他是阎王老子还是玉皇大帝!”

“原来象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全都有个名字叫做——妖!”

紫霞心中不由也一震平日听神仙谈妖只以为是作恶多端的怪物不想原来是这个意思。

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孙悟空接着说:“神仙原来是容不得世上有能自主自命的灵物的……”

  这样想着的也许是小白龙,也许是猪八戒,也许是阿瑶,也许是每一个人。当小白龙在鹰愁涧底感觉着水在无声的极缓的流动,她知道那是时间在逝去。但她的回忆却永远鲜艳,一切都仿佛是许久以前。

图片 2

  “海水是红的,龙宫是暗的,我抛弃了身体,抛弃了血肉,这样天帝就什么也得不到。

你以为你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是在你四周有很多看不见的墙,其实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他所要的,我全都抛弃,只剩下我的洁静灵魂,给我所爱的人。”

跟紫霞谈完话出来看到石柱上挂着的一个头颅。

  奇怪,当宝剑在颈上抹过,那一刻的思维却分外明晰的被记忆。小白龙看着自己的血慢慢在海水中美丽的化开,看见父亲震颤而老泪纵横的脸。没有声音,没有疼痛,只有那一瞬的念头:“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就要纵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你是谁?”

“我本是赤松山一老妖因反叛天帝而被斩了头颅挂在这儿不想得见美猴王久闻大名常听你大败天兵的故事。真他妈棒我也想和你一样。”

“所以你现在只剩一个头了。”

“我还可以用眼睛瞪他们。”

“眼睛是会被挖走了。”

“那我就用嘴骂他们!”

“嘴是会被封上的。”

“那……那是麻烦一点不过我还可以想只要我还活着他们总不能禁止我想什么。”

“是啊……总没有人能阻止我想什么?”孙悟空若有所思道。

“英雄你可是来砸烂这天宫的么?”头颅说眼中放出光来。“可惜俺已经没有手脚了。不然定会帮你。”

“不要叫我英雄!我是齐天大圣!你……话太多了快点死吧。”孙悟空扔下那妖的头颅走了。

        小白龙衔着定颜珠,逆向海流,向着那遥远海面上晃动的光亮,游去,游去…

读这一段的时候心很疼,为那个倔强的老妖,为了放弃抗争的悟空,最悲哀的莫过于曾经有一个英雄教会你勇敢的反抗强大的势力,然后你深受感动决定反抗之后,那个带头的英雄却再也站不起来了。生活中也总有这么一个人,在他身上看到悟空或是老妖的影子。

     

蟠桃会,天庭没有请孙悟空,悟空进了大殿却被紧箍咒制住关进了囚牢。另一个六耳猕猴这时候出来了跟紫霞炫耀着说500年前从炼丹炉里出来就没有被抓住过,说着把天捅了一个大洞,王母当场就吓晕过去,天庭乱成了一团,在取经路上的八戒望着天破了的这个大口子喃喃道;这种景象只在500年前出现过。

图片 3

观音去了囚牢,找到悟空,送他齐天大圣的战袍,(齐天大圣这个称谓对悟空来说是一种讽刺,甘愿投降被招安的耻辱),而现在,观音怂恿他去杀了那个捅破了天的人,“你想不想摘下紧箍,想不想知道谁冒充你杀了唐僧杀了龙王。”

想,孙悟空太想了,紧箍咒折磨了他太久太久,他太想得到自由,他更想看看谁那么大胆,敢冒充他杀了和尚,使他成不了正果。

他把金箍棒在手里掂了掂走出大殿。

一抬眼便看见了那张远处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正放肆无忌的狂笑着暴风在他的背后天际狂卷将血红色的火焰卷向四面八方。

那一个孙悟空的面前各路天神正挥舞着刀枪却只吆喝着不敢上前这场面似乎在哪见过。

悟空与六耳猕猴大战着时空扭转来到了500年前悟空离开花果山拜菩提祖师那一幕,六耳猕猴成了刚出世的小猴子,而悟空带着500年后的记忆在暗中观察,觉得眼前这个小猴子跟以前的自己好像,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却又想分明不可能。但只要一回忆脑子就要炸开了。

菩提问六耳猕猴想要学什么,小猴子答: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神诸仙,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菩提训斥他一声,关门离去,小猴子在门口长跪着。

门的那一边,孙悟空闯进了一片虚空,遇到菩提老祖,菩提问,

你又是从何而生

……我从何而生?”孙悟空想“我从何而生?从何而生?”

“啊!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捂住头大叫起来“头痛痛啊!”

唉紧箍咒。观音你够狠……”那声音喃喃道忽而又大声了起来:“孙悟空你要记住你当年和我说了什么!你说……”

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菩提心中一喜化出身来:“你醒了么你醒了么?”

却见孙悟空仍在地上挣扎那声音却是来自菩提的身后。

菩提一转头看见了那只猴子赤着足围着草叶满面稚气的猴子,

金蝉子告诉跪在地上的小猴子,你是来求道的难不成还等着道来见你么,顿悟的六耳猕猴踢门而入,

菩提凑近金蝉道“你难道还会看不出来他未来要做的事?”

金蝉子却笑道:“你以为你料到了其实它却已变了若知万物运行之法便知未来是永不可去算知的。”

为什么要让一个已无力做为的人去看他少年时的理想?

另一个孙悟空的声音还在狂喊:“你们杀不死我!打不败我!”

孙悟空深吸了一口气举棒打死了在天庭反抗的六耳猕猴,他看见了那个惊愕的眼神。自己杀死了自己,本体也死了,如来愣了,这结局他自己也没有料想过,他宁死也不服输。

后来他说:我终于明白,我手中的金箍棒,上不能通天,下不能探海,没有齐天大圣,只有一只小猴子.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金蝉子

树爷爷其实我真的很怕。我还年轻才活了二十几年。”

“你活了二十年就有四肢五官我活了几十万年才有一双眼为什么?”

“当人是要几百次轮回才能修到一次的我等的时间不比你少。”

世间很多事情看起来很不公平但实际上无比公平,宇宙万物都按冥冥注定的年轮运行着,谁也不会多,谁也不会少。这便是造物者最伟大的安排。

取经路上路过人界万灵之森,玄奘与女妖双儿;

“油嘴滑舌你怎能修成正果?”

“我修行与别人修行不一样他们修小乘我修大乘他们修虚空我修圆满。”

“我只听说有个叫金蝉子的曾质疑小乘佛法想自行通悟。结果走火入魔被陷于万劫之中。”

“我想活着我不能掩藏我心中的本欲正如我心中爱你美丽又怎能嘴上装四大皆空。”

“你肉眼凡胎又怎知万物造化外表皆幻。”

“母猪也有个美丑你又何必自卑?”

“你犯嗔戒!妄语不断心意杂乱又怎会去做了和尚?”

“天地良心呀谁要我这好运一生下来就在和尚庙里。”

玄奘在寺庙里跟天杨和尚斗法后一战成名,拒绝了法明主持想要把衣钵传给他的心意,

玄奘你聪慧过人今后就在我身边修行我将毕生所学传授予你。”法明说。

玄奘摸摸光头说:“其实……我背不来那些佛经。”

“你不苦学怎能得我衣钵?”

可玄奘说了一句话:“其实我要学的你又教不了我。”

你想学的是什么呢?”法明定住气问。

玄奘抬起头来望望天上白云变幻说: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这句话一出便犹如睛天一霹雳!

那西方无极世界如来忽睁眼惊呼:不好!

观音忙凑上前:“师祖何故如此?”

如来道:“是他。他又回来了。”

玄奘从来就是那样桀骜。   不管是金蝉子还是这一世的玄奘,他们的灵魂都是自由的,而如来怕有思想的灵魂,他讨厌一切不在他掌控中的灵魂,于是便安排了

一场充满阴谋的西天取经之路,顺便把悟空,天篷,沙僧,小白龙这一行跟天作对不受掌控的有思想的灵魂毁灭在取经路上,

西游是一场骗局,完成了西游他们就输了。

仔细看后面悟空见金禅子那段,那时候的金蝉子是一位衣袂飘飘的白衣仙人,

金蝉子注视着须菩提好大一会忽而大笑起来:“如来是什么?”

“是如实道来。”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金蝉子仰天笑道:“我为如来又有何惧?”

他将手一挥:“接住了!”将手中的金箍棒抛向孙悟空。

孙悟空跳起接住金箍棒金蝉却问:“你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

孙悟空看看金箍棒。金蝉子笑道:“将来若是有人脑袋不开窍你就用它敲醒它!”

系草裙的猴子道“将来我若有他这种气派也不枉此生。

金蝉子所说的脑袋不听使唤指的是自己踏上了取经之路,     西游的路是如来定下的,悟空想要跳出如来的掌控,杀死唐僧就是最干净的做法,唐僧想要跳出如来的掌控,死也是最好的办法。

如来,观音一党。金禅子,须菩提一党,一个修来世,一个修今生

修来世的认为可以掌控未来,修今生的认为未来不可预测,

有种东西叫因果

金蝉子想摆脱如来的掌控,自己害死了自己,

而悟空死后,如来把一小石头扔到了花果山下。

500年后。石头开花,重新孕育生命,又是一场轮回,这便是如来的因果。

图片 4

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纤尘何用?万物其中,变化何用?道法自成。面壁何用?不见滔滔,棒喝何用?一头大包。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从何而来?同生世上,齐乐而歌,行遍大道。万里千里,总找不到,不如与我,相逢一笑。芒鞋斗笠千年走,万古长空一朝游,踏歌而行者,物我两忘间。嗨!嗨!嗨!自在逍遥……

                                                                        ——————菩提祖师

紫霞问悟空

你师父是谁?”

“他老人家说了不得提他名字。”

“能教出你这样神通广大却又偏不通道法的徒弟想来也没有几个人算也算的到了。”

“哦你倒算算看。”

“当今三界功力法术最高者皆在天界推西方极乐世界如来你当然不会是他徒弟。”

“他收俺俺还不稀罕哩。”

“这法力第二者便是如来的二弟子金蝉子了可是他质疑如来佛法自行修炼一法妄图越如来被如来施法使得其走火入魔灵魂坠入尘世不知何处你想必也不是他徒弟。”

“认也不认得他呀!”

“这第三嘛便是那散仙菩提祖师说来他也是佛教始祖之一只是和如来教旨不同如来主修来世他却要修今生。在海外隐居他收弟子只看资质却不问品德收的也少能出师的更少。不若如来弟子满门。除这三人之外天下再无人可教出你来。那你师父是谁还要我说么?”

须菩提仰望那光芒划过星河叹道。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何不忘了那个结局呢?”

我象一个优伶时哭时笑着久而久之也不知这悲喜是自己的还是一种表演很多人在看着我他们在叫好但我很孤独我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我幻想着我在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世界那里只有神与妖没有人没有人间的一切琐碎却有一切你所想象不到的东西。但真正生活在那里我又孤独因为我是一个人。

----紫霞

在我最孤独的时候,总希望有个人能陪在我身边。

紫霞总是一个人在天边坐着,一坐就是几万年,悟空见了就问,紫霞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要问我?”紫霞问。以前我在这几万年都不会有人过来问我的。

“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

“为什么别人都不问我看什么?你却问我看什么?”

“可我的确想知道你在干什么啊!”

“为什么他们都不想知道就你想知道呢?”

“为什么你要问为什么呢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为什么了吗?”

“因为你有‘想’你有灵魂。”紫霞说。

孙悟空又愣了。

孙悟空死后,紫霞第一个扑上去,

泪水沿那只手滑落。

我要你记住你是一只猴子因为你根本不用去学做神仙本性比所有的神明都高贵。”

孙悟空,你再逗逗我吧。

天篷

“我们只是负责完成任务的人就好象公差把囚犯押到目的地我们就交差走人啦!还用的着和囚犯交流什么感情!”

“可是你们自己也是囚犯啊我们除了师父哪一个不是受了天遣的人?”

天篷,你可知罪,

知道,因为扶起了我爱的人。

小白龙

小白龙不肯当天帝的妃子,

第一次跑出龙宫来到人间,

她选了一个方向顺意游去了。

是不是选择任何一个方向都会游向同一个宿命呢?

被玄奘救下之后 玄奘要离开寺庙远行把幻化成鲤鱼的小白龙放生大海之后,小白龙被玄奘骨子里的思想深深感动之后在大海里拿出宝剑抹了脖子。

“海水是红的龙宫是暗的我抛弃了身体抛弃了血肉这样天帝就什么也得不到。

“他所要的我全都抛弃只剩下我的洁静灵魂给我所爱的人。”

阿瑶:

蟠桃会将近,奉王母命去蟠桃园摘蟠桃:

阿瑶在林中转了几圈终于看见了一个大桃正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

“我找到个大的!”她笑着伸出手去。

一个几万年的恶梦从此就开始了。

阿瑶现在还清楚记得那个场景:一只猴子出现在桃树上他靠在树杈上翘着腿得意的瞟着她。

“小姑娘俺可不好吃!”

这是他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现在阿瑶在终年黑暗的万灵之森中坐在孙悟空曾坐过的那颗树上她一闭上眼睛就闪现出所有的一切。

孙悟空教会了她反抗,那是阿瑶生命里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一种行为叫做反抗,原来,面对强大的势力,除了害怕和等死还有一个词叫反抗,这在原来的阿瑶看来是件了不得的事情,但是只要迈出了那一步,原来那些所谓高高在上的,随便就判定生死的神仙是如此可笑和讽刺。

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结尾

孙悟空死后只剩一块烧焦的石头一根烧断的金箍。

孙悟空最终还是逃出了如来的手掌,

如来叹口气: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我不能料想的事情。金蝉子他胜了。

如来将手一挥石头飞落下尘世。

阿瑶找到了那块石头她把它埋在了一片焦土的花果山。

阿瑶割开自己的手腕将血洒落土中。

“如果下雨这里就会长出花草来吧我没有种子如果上天知我心诚就让石头也开花吧。”

阿瑶抬起头。这时第一滴雨水落在了她的头上。

“下雨啦!孙悟空你看……下雨……下雨了……花一定会长出来的!”阿瑶喜极而泣仰天高喊。

天空中黑云后一条白色的龙翻动着。

远处天兵的战车隆隆驶来天将的喊叫已可闻:“是谁犯天条在花果山私降雨水!”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小白龙想。

“别了永别了!”

石头有了雨水的浇灌,重新孕育生命。

五百年后又是一场轮回。

都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西游,看完这部书觉得身上的血都在沸腾,每个人或许都在自己身上看到了悟空的影子,也不要说自己都是被生活逼上取经路的人而磨掉了自己原本的脾气。想想年少轻狂的时候哪个不叫着我等生来自由谁敢高高在上,不过几年也都纷纷娶妻生子为生活奔波,如何谁能再抬起头来问问自己来到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想起了天篷说的那句,俺老妈把俺生下来时,也没告诉俺猪一生意义是什么?俺正在苦想,一看其它兄弟都先抢着把奶头占光了,才知道什么叫真他妈蠢!

对我来说,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家。可有的人却把家放在世界某一个地方,所以他们才会找不到,才会死在路上。纷纷落叶飘向大地白雪下种子沉睡一朵花开了又迅枯萎在流转的光的阴影中星图不断变幻海水中矗起高山草木几百代的荣枯总有一片片的迎风挺立酷似它们的祖先。

盛宴过后,泪流满面,

怎能忘了西游?……

一切都会消逝,能留下的只有记忆。

希望你能做一个快乐的自己。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七章 悟空传 今何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