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85后作家李禹东多作品入选国家海外捐赠书籍

2020-04-29 作者:文学资讯   |   浏览(169)

太原3月27日电 山西85后畅销书作家李禹东作品《失焦》,在6300种图书中脱颖而出,入选最新国家海外捐赠书籍。这是继其作品《人间犬吠》后的又一次入选。

一批中外侦探小说引发读者兴趣

悬念丛生与层层递进的矛盾冲突、抽丝剥茧的过程和恍然大悟的结局,都使阅读体验变得紧凑,代入感、画面感强烈。这一类型文学作品之所以吸引人,简单来说就是俩字——“烧脑”。

摘要: 2016年美国《图书馆杂志》最佳图书近日揭晓,成都作家松鹰的社会推理小说《杏的复仇》英文版荣登2016年美国《图书馆杂志》最佳推理小说榜,是登上该年度榜单的唯一一部中国作家的文学作品。作为国内首部社会推理小说 ...

27日,李禹东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作品能够多次入选国家海外捐赠书籍对自己确实是一种鼓舞。2017年将计划完成长篇小说《圈子和局》,该书时代横跨90年代至今,反映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各个方面在发展历程中所面对的思想问题、现实问题,解析社会矛盾与发展阶段的内在联系与博弈。”

□本报记者 黄蓥

“希望读者可以通过阅读作品关注某种社会现象,或者体察到人性的细微之处。”

图片 1

据悉,国家海外捐赠书籍每两年一次,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向全世界华侨华人、中国驻当地文化中心、使领馆等捐赠一批国内名家名作图书,分别发往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巴西、西班牙、马来西亚、匈牙利、瑞典、毛里求斯、韩国、新加波、新西兰、斐济等五大洲31个国家。

中国悬疑小说畅销纪录创造者的新作有真实案例为蓝本、丹麦警官写北京故事……侦探推理小说一直不乏读者,近日一批探案新作引发了读者的浓厚兴趣。

这一类型文学的繁荣与中国文化市场繁荣同步,影视IP化是市场中非常重要的环节,市场繁荣也会促进作者队伍的成熟

2016年美国《图书馆杂志》最佳图书近日揭晓,成都作家松鹰的社会推理小说《杏的复仇》英文版荣登2016年美国《图书馆杂志》最佳推理小说榜,是登上该年度榜单的唯一一部中国作家的文学作品。作为国内首部社会推理小说,《杏的复仇》获此殊荣,标志着中国社会推理小说走向世界,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和欢迎。美国好书榜本土作家作品上榜美国《图书馆杂志》是美国图书馆行业的专业出版物,每年面向图书馆和出版界发布“年度好书”和“年度好媒体”两种优选榜。“年度好书”是美国最权威的图书排行榜之一,由专业团队评选出来,类似中国图书评论学会每年发布的“中国好书榜”,而《杏的复仇》荣登“年度好书”悬疑类榜单的TOP5。据了解,《杏的复仇》英文版由圣马丁出版公司于去年2月推出,该出版社是美国六大出版公司之一,东野圭吾的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正是通过该出版社走进了欧美读者的视野,松鹰是这家著名出版公司迄今推出的第一位中国作家。《杏的复仇》英文版出版后,在英语世界广受好评。亚马逊官网这样推荐该书:“《杏的复仇》是一部引人入胜的侦探小说。松鹰以巧妙的情节来展现中国现代社会,使这本书深刻迷人,令读者在读完后还会思考很长时间。”美国《图书馆杂志》评价道:“这本在中国畅销的书,细腻地描绘了一个现代国家如何面对它的过去,译者准确地呈现出了故事的内涵。喜欢推理小说的读者以及热爱中国文化的朋友,肯定会将这本小说加入自己的阅读列表中。”历时两年论证推理小说也讲内涵松鹰原名耿富祺,他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还是一位科普作家。《杏的复仇》是松鹰开拓中国社会推理小说的成名作,谈及这部作品,松鹰说,在2008年小说初版时,书名叫作《杏烧红》,不过,在小说翻译时,这个极具东方文化气息的名字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英文译名,在听取译者的意见后,小说名字改为了《杏的复仇》。《杏的复仇》讲述了两名地产大鳄相继离奇死亡,死前都收到一份神秘的死亡信函,上面印着一串数字和怪异图形,两个人的死亡还揭开了一段充满悬疑色彩的陈年往事。在松鹰看来,一部优秀的社会推理小说需要具备两个重要条件,一个是精心策划的“谋杀计划”,一个是案件背后的故事内涵。《杏的复仇》以妙设的山形符号、数字密码、蓝色花圈、赤潮微藻等为线索,以记者聂风追踪报道案件的过程为轨迹,让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小说中,对数字密码的求解、对赤潮微藻的发现等情节,不仅扣人心弦,而且有着让人信服的事实依据。原来,为了写好这部社会推理小说,松鹰曾历时两年进行考察论证,他曾来到多个案发现场参与刑侦实践,获取这部小说创作的事实依据。“为了弄清赤潮的科学知识,我还特地去广州请教了当地的海洋生物学家,了解到在一片海域内,随着与陆地距离的变化以及光合作用的不同,微藻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那位专家对我说,这么认真的写作态度,让他很感动。”松鹰告诉记者,小说中,他把故乡成都作为了连接两个案发地的核心故事区域,小说主角聂风的设定则参考了自己以往的一些从业背景。开拓创作新路成都作家实力不俗社会推理小说发轫于上世纪60年代的日本,例如,森村诚一的《证明三部曲》,以及松本清张的《砂器》等,都曾颇受读者欢迎。《杏的复仇》初版之后,就有评论指出,它标志着中国社会推理小说破土而出,开拓了小说创作的一条新路。《杏的复仇》英文版此次荣登2016年美国《图书馆杂志》最佳推理小说榜,标志着中国社会推理小说走向世界,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和欢迎。谈及社会推理小说,松鹰坦言:“中国现在还没有形成社会推理小说流派,也没有出现社会推理小说的大家。前些年,国内有不少侦破小说大多打着悬疑小说的牌子,这类小说强调离奇,讲究刺激,但往往缺乏比较深刻的内涵。中国读者期待着中国能有自己的社会推理小说,渴望读到拥有中国风格的社会推理小说。”据了解,2016年10月,《杏的复仇》中文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该社还推出了松鹰社会推理系列作品,包括《白色迷雾》《空瓶子密码》《失窃的天书》,目前《白色迷雾》也已经出版。松鹰透露,他与出版社正在密切合作,希望为读者带来更多作品,打响成都社会推理小说的牌子。“社会推理小说是一座有待开发的金矿,而成都在社会推理小说创作方面,已经走在全国前列,这正是成都文学丰富多彩、繁花似锦的一种体现。”本报记者 李雪艳 摄影报道

据了解,国家海外捐赠书籍选配书目由专家和有关部门从6300种图书中,共经六道关口,严格把关、层层筛选从而确定。

蔡骏还原“宛如昨日”

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爱伦·坡、东野圭吾等推理、悬疑作家及其作品早已成为经典,随着近些年大量推理、悬疑类作品的问世以及影视剧IP开发改编,推理、悬疑作为类型文学受欢迎程度和市场价值呈持续走高的态势,周浩晖、呼延云、雷米等国内优秀作家也逐渐被人们熟知。2018年,周浩晖的小说《暗黑者》以11万美元的预付版税,创中国小说海外交易纪录。呼延云已经出版7部长篇推理小说,其中“真相推理师系列”更是成为书迷和影视剧出品方眼中追捧的“神作”。作家雷米的小说《心理罪》通过IP改编,在大小银幕创下收视佳绩,同名漫画也已经推出,网络游戏也在开发制作中。

此次入选的李禹东作品《失焦》一书主要围绕着方显达这个小人物的一生经历展开。方显达出生寒门,从小立志发奋要改变自己的面貌,尤其是父亲意外死亡、家庭有了变故后,更加激起了他要做“人上人”的决心。然而,老天总是不帮忙,似乎老是在捉弄他,一次次地深陷于矛盾的漩涡之中,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家产、失去了母亲……现实就这样无情地逼迫着他“失焦”了,于是,他走上了抗争复仇之路,直至毁灭。

十几年间,以平均一年两本的速度稳定创作,出版小说26部,作品销量已经超过1400万册——这就是中国悬疑小说畅销纪录创造者蔡骏。近日,蔡骏的首部游戏幻想推理新作《宛如昨日:生存游戏》出版,他透露书中的案件有真实案例为蓝本:“当然我肯定会做很多的改编。”

推理与悬疑,“孪生兄弟”的一体两面?

李禹东,出生于1988年,山西太原人,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李禹东从小读书、创作从不间断,每天坚持读、写不少于七小时。先后著有侦探小说《夜案》,悬疑小说《罨》,散文《狂若处子》、《带刺的莎士比亚梦》,小说《人间犬吠》、《失焦》等多部文学作品。其中,《夜案》被业界誉为全国首部中学生侦探小说,《罨》被誉为全国首部中学生长篇悬疑小说。。

一位因任务失去至爱的警官,一位被查出脑癌的编程天才,一位行踪诡秘的脑神经科医生,一只主人接连殒命的忠犬,一位奉献毕生所学最后却惨遭灭门的老师,他们历经痛苦、猜疑与纠结,舔着伤口,踏出自我救赎的脚步。这就是蔡骏新作《宛如昨日:生存游戏》,书中引入虚拟现实游戏设备,戴上它,可以回到记忆中的任何一天,甚至连温度、气味、触感都被如实还原,从此可以改变过去,弥补遗憾。游戏搭配推理,新颖的故事内容吸引众多推理小说迷们的关注。对此蔡骏说:“首先它还是罪案悬疑的故事,但是增加了大量的科幻的VR游戏元素,其实是把科幻、游戏,作为一个破解悬疑找出真相,最终抓到凶手的一个重要工具。”他坦言“宛如昨日”中的案件是在真实案例基础上进行了改编和加工:“当然不能跟真实案例一样。但我认为这个‘真实案例’有普遍性,涉及这二十年来发生的许多社会问题,绝对不是偶发性事件,而是我们的集体记忆的必然会发生的这些事情。”该书出版前,小说影视改编权就已敲定,“先做超级网剧和电视剧,然后再拍电影,电视剧预计年内开拍。”

推理与悬疑在类型小说中有什么不同——这是困扰许多读者的问题。

蔡骏1978年出生于上海,被《人民文学》选入“未来文学20大家”。代表作有《天机》《人间》《谋杀似水年华》《幽灵客栈》《荒村公寓》《地狱的第19层》《蝴蝶公墓》《最漫长的那一夜》等。图书版权输出北美、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谋杀似水年华》等被改编成影视剧。

对此,呼延云举例说:“我在桌上放一个套娃,把他一层一层拆开看里面是什么,这叫做悬疑。而把拆开的套娃一层一层装回去,这就是推理了。”周浩晖同样也举了个例子:“悬疑就好比一张倒扣的扑克牌,大家对牌面都充满了好奇。要解答这个牌面有很多方法,可以直接翻开看,也可以去问曾经看过的人,但这些都不叫推理。推理是我看了整副扑克的其他53张,从而推断出扣着的这张是什么。这就是解答悬念的一种技巧。”《心理罪》系列小说的作者雷米则从维度上认为,悬疑小说题材相对广泛,包括犯罪类和探险类,推理小说主要是对罪案的侦破,以刑侦类作品为主要表现形式。

丹麦警官写北京故事

推理也好,悬疑也罢,对读者来说,悬念丛生与层层递进的矛盾冲突、抽丝剥茧的过程和恍然大悟的结局,都使得阅读体验变得紧凑,代入感、画面感强烈。编辑过多本推理小说的中国发展出版社编辑钟紫君认为,这一类型的文学作品之所以吸引人,简单来说就是俩字——“烧脑”。

丹麦资深警官、作家福劳德·欧尔森创作的小说《龙抬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书讲述了在丹麦哥本哈根一个静谧的住宅区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警长阿纳·贝尔曼和同事展开侦查。这个案子的嫌疑人让贝尔曼怀着满腹疑问来到了北京,并最终帮这位中国公民洗脱了罪名。日前该书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作家本人也从丹麦赶来与读者见面。

让读者大脑“燃烧”起来

福劳德·欧尔森出生于1950年,1975年加入警队,最初是街道巡警,后来成为刑警。福劳德·欧尔森还曾是丹麦国家检察院特殊国际犯罪调查组组长,职能范围包括战争犯罪等。2008年至2013年,他被派到在北京的丹麦驻华大使馆工作。工作之余福劳德·欧尔森喜欢写小说,他拿起笔的原因之一是普通人对警察认识的误区,“绝大多数时候,警察和普通人是一样的。在我从警四十年的生涯里,只拿出过一次枪,但从来没有开过火。语言才是最强大的武器。”他的代表作有《在第三人的阴影下》《狗吃肉,马吃草》等。《龙抬头》是他第一部以中国为背景的长篇小说。

既然烧脑是读者追求的目标,这就对作家的写作提出了要求。

此次在北京福劳德·欧尔森透露,他12岁时在一个小商店打工,主要是给老人送菜,一天正逢他的生日,商店老板送了他人生第一本书,“就是《马可·波罗游记》,当时我从没想到,有一天会来到书中描写的中国。”4年前他开始写《龙抬头》,“中国人把‘龙’看成是好兆头,而西方人则把龙视为恐怖,这两种概念截然不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在书中也有所体现,这种不同是由于文化差异,以及媒体报道的误解和成见、对中国的道听途说造成的。我感到我有必要来写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更为符合真实的中国的故事。”他笔下的北京,各种细节完备而准确,让中国人读来备感亲切。

周浩晖走上写作道路是偶然的。他在清华大学读研究生期间,因为对当时市场上许多情节和逻辑漏洞百出的刑侦剧不满,于是开始创作悬疑小说。在他看来,理工科的严谨思维、冷静视角,将社会现实与故事巧妙融合,成就了他的作品。

相比周浩晖,雷米有着更得天独厚的条件,他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一名刑法学教师,教育工作为其写作提供养分和帮助,同事和学生能为其创作提供专业技术方面的支持。雷米认为,在创作过程中,除了需要了解我国的立法状况、司法制度以及公安工作的基本知识,还需要关注社会现状。

作为文科生,呼延云从小善于观察生活中的人、事、物,对福尔摩斯等大侦探十分喜爱,2005年阅读的《埃勒里·奎因作品合集》更是大大激发了他对推理小说的兴趣。10年前做过记者的呼延云负责医疗卫生领域,那些年他看到了太多人被虚假且存在科学、逻辑“双硬伤”的医药保健品广告所蒙蔽,于是决定用推理小说引导提升人们的科学与逻辑素养。

呼延云认为,这一类型小说的写作除了观察生活、长期积累以外,还可以通过训练提升写作技巧。他说:“我不认为自己的逻辑能力超强,但是这些年写推理小说,确实对我的逻辑能力的提高有帮助。逻辑的基点是质疑,我觉得喜爱创作和阅读推理小说的人大多不会盲从,而减少盲从是好的逻辑能力建立的起点。”与此同时,在创作推理小说之余,呼延云阅读了上百部古代笔记,大量研究中国历史上的科学之谜、神秘案件或诡异传说,通过多部笔记中的相关记录对照、解构、发掘背后的真相,将有价值的内容摘抄、分类、列表,这同样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对其作品故事的丰富性帮助很大。

这类文学作品创作不仅要讲究推理过程的严密以及悬疑气氛的调度,作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切入点也十分重要。如呼延云以虚假保健品为线索创作了《真相推理师:幸存》,谋夺亲属遗产、校园霸凌等社会问题也成为他笔下的故事内核。参与吉林出版社“七曜文库系列丛书”编辑工作的渠诚认为,相较欧美侦探小说大量追求刺激、新奇,日本推理小说节奏略显拖沓,国内同类型文学作品节奏感强,对社会现实较为关注,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

雷米坦言,常常觉得读者比自己聪明得多,不认为推理、悬疑小说会对读者的思辨能力有所提高。他说:“我更希望读者可以通过阅读作品关注某种社会现象,或者体察到人性细微之处。”

IP开发,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前不久,周浩晖的作品《暗黑者》改编成网络剧,点击量超过2亿,被誉为“现象级网剧”。随着电视剧的热播,原著小说的销量也节节攀升,销量累计超过20万,多地出现断货。周浩晖认为,这一类型文学的繁荣与中国文化市场的繁荣同步,影视IP化是市场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市场的繁荣也会促进作者队伍的成熟。

“推理、悬疑类作品的市场需求始终都在,特别是近10年来涌现了大批优秀的悬疑、推理小说作者,其中不乏公安司法从业者,他们用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较高的文学素养贡献了大量优质类型化作品。此外,原创小说改编后被搬上银幕对推理、悬疑小说的蓬勃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在雷米看来,IP开发成了类型小说的助推器。

说到IP开发,呼延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没有出售IP版权的时候,单纯依靠图书的版税基本上是维系不了生活的,他第一部小说的稿费是2万元,而IP打包出售的费用则是版税的几十倍。很多作家因此转行做了编剧,而呼延云则希望借此更好地保障生活以换来更多创作时间。

雷米认为,作者希望自己的作品得以广泛传播,创造大量的信息流,IP开发恰恰可以让作品以不同艺术方式多渠道呈现。他说:“这是发掘及提高原创作品很好的途径,但要真正形成有价值的IP作品还需经过市场的检验。我的兴趣还是在原创文本内容,最擅长的也是这个,至于开发,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做。”

呼延云认同雷米的说法。谈到假如改编的影视剧和原著大相径庭或者不符合原著作者要求时,原著作者怎样做的问题,呼延云轻松地说:“那也不见得是坏事,大家看了影视剧觉得不满意,准会来看看原著。”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85后作家李禹东多作品入选国家海外捐赠书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