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挽歌,武功与侠义哪个更重要

2020-02-09 作者:文学资讯   |   浏览(163)

问题:时常看到大家讨论谁的武功更加高强,但是往往忽略了金先生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n武功并非一切,欧阳锋、岳不群为了追求无上的权利,为了所谓的“武功”高强甚至不择手段。现实生活这样的人比比皆是。n武功可以不好,但为人一定要正直善良,你可以不侠义,但你不能因为武功高强欺压别人。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豫让语),他们不仅有着高强的武艺和不凡的胆识,为了有恩于自己的人更是不顾牺牲自己的性命。

有这样的结论只因金老自己说鹿鼎记是历史类小说不是武侠。怎么反武侠了?韦小宝也会武功啊,高山流水和神行百变不是武功吗?怎么没行侠仗义捉奸臣不是为天下百姓行侠仗义吗,小说里的设定不是武侠世界的吗?内力、暗器、武功心法不都有么。

金庸的小说是二十世纪文学史上不可忽视的存在,从1955年第一部金庸小说问世迄今,作品总发行量已逾亿册。上自学者教授,下至农民小贩,从国内到海外,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层出不穷的金庸迷。 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令人瞩目的成就,主要在于作者立足于民族传统文化,将深刻的人生哲理和深厚的东方文化内涵,灌注于神奇而浪漫的武侠故事之中,使之上升到文学艺术的高度。作品中不仅包含着丰富的民族文化知识,从天文地理、历史宗教、文学艺术、医药民俗到道德人伦无所不包,而且还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个性鲜明、脍炙人口的人物形象:萧峰、段誉、陈家洛、张无忌、杨过、令狐冲、郭靖等,这些形象如水墨人物,飘逸潇洒,长袖当风。一十五部金庸小说,写尽了侠客的英雄豪气。著名的金庸小说评论家陈墨曾说金庸小说经历过四个阶段“侠之立、侠之变、侠之疑、侠之反”。<1>由《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到《鹿鼎记》中的韦小宝,传统的侠客意象在金庸小说中逐步发展和完善的同时,也被渐次消解。 一、侠之立 “侠”曾是中国历史上实存的一种社会现象,在其成为文学角色之前,游侠就是一种社会角色。司马迁曾据实记述了侠的行迹,《史记·游侠列传》中言道:“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己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困厄;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封建社会制度逐步发展完善之后,法制日趋健全,侠失去生存空间,作为一种社会角色逐渐消失了。但是,侠作为一种人格典范,侠义行为作为一种社会理想,却保留下来,并成为文学阐释的对象,演变形成了武侠小说这一带有古典性的文体。 封建文人将伸张正义、反抗现实的理想寄托在侠的身上,企望侠能在法外“替天行道”,正因为如此,封建传统侠客形象具有先天的人格缺陷。最早的“侠”——荆轲、聂政之流,受尽主人恩惠,成为刺客。他们的行为不是为报私仇,就是为统治阶层争权夺利而效命,称之为“死士”更为恰当。《水浒传》中塑造的梁山好汉们,打出的口号倒是正大光明——“替天行道”,颇有些“为国为民”的味道,但其中的李逵、武松等主要人物,都有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嫌疑,有失侠义本色。民国时期也是一个武侠文学创作的高峰时期,但其中的人物都会“飞剑取人头”、“口吐白光”,半神半魔,半妖半仙,称之为侠却是有些牵强。 武侠小说到了金庸笔下才彻底割除封建痼疾,传统“侠客”意象得到了长足发展。在早期几部书中,金庸按照正宗的中国侠义观念——儒家之侠的观念来书写。《书剑恩仇录》中的陈家洛、《碧血剑》中的袁承志,不仅具备行侠仗义、扶危济困的品质,更秉承汉魏以来“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精神,以民族大义为己任,这种精神在《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身上发展到了最高峰。书中郭靖的行为做派完全是一种醇正的儒家风范。更重要的是。金庸借郭靖处处强调他对“侠”的两种境界的认识:“武辈练功习武,所为何事?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分,但这只是‘侠之小者’,……‘牢记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儒家的传统理论和英雄的具体行动达到了惊人的一致,或者可以说“侠就是儒家人格理想和政治理想在社会现实中的行动者和实现者。”<2>. 在《射雕英雄传》中,金庸儒学侠义观发展成熟,与传统侠义小说相比,“在金庸笔下,忠孝和义气之类的许多说教消失了,杀人不眨眼的蛮横减少了。”传统的侠义精神在被金庸剔除了其中的快意恩仇、好武任侠等封建元素之后,加进了西方人道主义精神和自由主义色彩,侠在行为上有了扩大,在人格上有了升华,侠义精神因此发展到了新的高度。然而,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也因此出现了败笔。对于主人公郭靖,金庸表现出一种超乎艺术范畴的偏爱,甚至有时不惜扭曲其正常的人性。由于不堪没有节制的英雄道义的重负,郭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被物化为一种偶像,或者说,被神化了。泰戈尔有诗说:“鸟翼系上了黄金,它就再也不能飞翔。”对英雄人格的道德提升无意中倒成为戕害英雄人性的致命武器,这也许是作者始料未及的。 二、侠之变 武侠小说向来都是把“大侠”写成“英雄”,由“大侠”创造“历史”,金庸早期的作品也由这样的倾向,陈家洛、袁承志都有很大的“立功”志向,尤其是郭靖,在小说中成了具有历史高度的“民族英雄”,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些人物实际上是不真实的,侠客在历史上不可能发挥那样大的作用,人物本身也不应只是简单的道德符号。金庸开始在文化意义上继续探索“侠客”的前进道路,传统的“侠客”意象在金庸小说中开始渐次消解,出现在他书中的主人公不再仅仅是正义的化身,简单的“为侠而侠”,而是具有更多个性解放精神和现代意识的异类“侠客”。 《神雕侠侣》中的杨过或许只有视为郭靖的对立补充面才能更清楚他出现的意义。和郭靖的单纯爽朗相比,杨过的性格中多了些狂放、狡诈和轻佻,甚至不乏自私、残忍等阴暗面。较之郭靖,杨过的形象显然更具弹性和张力,因而他的大侠历程也会艰难得多。杨过生命的主题就是“复仇”和“爱情”,金庸将人物置于传统体系桎梏中,力图表现自由的人性追求和传统礼教的对立,但对小说紧张曲折的情节追求导致了对这个问题的简单化处理。围绕冲突和矛盾的解决,小说铺陈出跌宕起伏的情节,支撑起整部小说的叙述框架,与此相照应的是杨过内心世界“神性”对“人性”的克服。为了成全杨过,金庸设计了过多的巧合和奇迹,经过冗长的心里冲突和刹那间可疑的顿悟,杨过终于成就正果,得以与郭靖比肩。虽然大团圆式的匆匆收场意味着金庸仍未跳出原有的束缚,但杨过形象的塑造已暗示出金庸对郭靖成功的一定程度的怀疑,暗示了他笔下“侠客”发展的潜在走向。 随着传统“侠客”渐渐走出理想乌托邦,英雄人格中的神性油彩开始无情剥落。一个道德完善的人能否取得现实的成功,《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所承载的就是这一沉重的文化思考。同样处在困惑中的张无忌已经没有了郭靖、杨过当年义无反顾的自信和豪迈,也没有了积极进取的英雄姿态,他的一生总是在困惑、犹豫和拖泥带水地行动,这种被动型人格与其说是由于性格的缺陷,不如说是金庸是在突出传统文化精神中的“君子”人格在现实社会中的困窘和尴尬。走出“冰火岛”这一世外桃源的张无忌处处表现出他和这个世界的不协调。即便在主人公浪漫温情的爱情故事中,也弥漫着波诡云谲政治氛围。张无忌一生都在为情所困,为爱所苦,完全失去了他的英雄气概,而且即便是美丽的爱情故事也掩盖不了张无忌在政治上的彻底失败。金庸对此也显得很冷静:“像张无忌这样的人,任他武功再高,终究是不能做政治上的领袖。……中国三千年的政治史,早就将结论明确地摆在那里。”3尽管张无忌具备极高的武功和完善的道德修养,他的失败还是不可避免的,他不可避免的失败同时折射出郭靖、杨过成功的可疑。 三、侠之疑 随着金庸写作一步步逼近现实,金庸早期极力维系的英雄神话也濒临破灭的边缘,他本人也对传统文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这个时期的作品出场人物性格复杂,正邪的界限渐渐湮没,传统的“侠客”意象也渐渐模糊。 在这种怀疑的痛苦中――旷世大侠萧峰出场了。作为金庸理想中最完美的英雄,萧峰具备了一切英雄所可能具备的全部素质。他睥睨天下,目无余子的人格魅力,英雄豪情让人心折。萧峰不幸生于英雄末世,正处在怀疑困惑中的金庸不愿意也不可能再把他推上一个虚幻的英雄宝座。萧峰存在全部价值就在于一个英雄走向毁灭的全部的悲剧性启示。不同于金庸前期创作中英雄们建功立德的行动路线,萧峰所有的行动就是为了揭示出自己的身世之谜。萧峰矢志以求的真相就是,他确实是一名被汉人收养的契丹人,因而他所有的亲人、朋友都成为他的敌人,在汉、契丹的冲突中,他无法找到自己的立场。萧峰的传统大侠人格受到严峻考验,金庸前期创作中极力张扬的民族意识、英雄道义也已是危机四伏。 直到走出了传统英雄道义、英雄伦理的阴影,萧峰才真正表现出他的英雄气质。“萧峰从个人的不幸走向对人类所有罪恶、仇恨的同情和悲悯。”<4>最后,萧峰出于对汉人、契丹人“杀来杀去,不知何日方了”的恐惧,为“宋、辽两国千百万生灵着想”,阵前胁迫辽主,在宋军和契丹人宣称百年和好之后悲壮自尽。萧峰最后已超越了个人私仇和狭隘的民族观,走到了一个英雄所能走到的最高峰,但仍不可避免地死于“以下犯上无颜立足于天地之间”的正统之手。同样处于文化困境中的金庸已经无力续写英雄神话,无法为绝望中的萧峰指点迷津,于是巨星陨落般的英雄之死成为唯一的选择。 对整个传统文化的怀疑乃至否定已成为金庸进行武侠小说创作的巨大障碍,他无法绕过这一障碍心安理得地继续他的英雄演义。随之而来的《笑傲江湖》中,主人公令狐冲已被置于江湖世界的腥风血雨中,彻底放弃了建功立业的传统大侠成长道路。这不仅仅是源于金庸对传统“侠客”人格的失望,更表现出他试图以现代意识来修改传统模式的努力。作为一名“大侠”,令狐冲第一次强调了个体存在的意义,关心的不再是伦理道德和政治权力,而是个体存在的人格独立和精神自由。随着江湖世界的阴暗日渐浓厚,令狐冲思想中入世和出世两种对立的倾向此消彼长,令狐冲归隐的迹象已是越来越明显。尽管令狐冲在归隐的同时获得了爱情,但这温馨的一笔丝毫无助于削弱整部作品的沉重和苍凉,面对滔天的浊浪,令狐冲也只是独善其身而已。 四、侠之反 萧峰之死和令狐冲的退隐标志着传统“侠客”意象在金庸小说中走到了尽头。最后出场的韦小宝彻底褪下了“侠义”的外壳,他既无“武”又无“侠”,只学会了一套逃跑功夫,处处只顾自己,毫无大义。他的口号是:“一不做官,二不造反,那么老子去干什么?”韦小宝的言行自始至终都是在侠义与非侠义之间摇摆不定。他的“英雄之举”往往是以“赌运气”、“撞大运”的方式做出决断。韦小宝始终是以反武侠正统的形象出现的,即使不追究他行侠仗义的方法与过程,他仍做了许多“不忠不义”之事。但就是这个小流氓、小无赖却做出了斩鳌拜、退罗刹、复台湾等利国利民的大事,如此文事武功,让金庸笔下的“大侠”们相形之下无不黯然失色。 当然,《鹿鼎记》中的江湖世界仍然存在,但这个江湖世界的主角―笑傲江湖的英雄侠客―却失去了往日仗义与飘逸的风采。曾经支撑起这个江湖世界的宽广博大的“侠义”,变成了狭隘浅薄的“忠义”。陈近南纵使一身绝世武功,也总是劳碌奔波,无功而返。书中的所谓侠客已经彻底沦为配角,他们的劳而无功,更反衬出韦小宝上至高堂、下于江湖的如鱼得水。《鹿鼎记》中的民族融合,天下一统,流氓得势,英雄气短,既是作者对自己早期思想中“汉族正统”观念的否定,也是对传统侠义精神的质疑。历史上的“侠客”是否能解万民于倒悬,陈近南的死和韦小宝的退隐就是最好的答案,《鹿鼎记》终以深刻的反讽和总结为英雄侠客们谱写了最后的挽歌。

对整个社会来讲。肯定是侠重要。因为有武功,但如果心术不正的话,对这个社会的危害更大。而没武功,但是有侠义,对这个社会有积极作用的。没见现在这个社会所谓的侠义早就消失的差不多了吗。

另外一诺千金、扶危济困也是古代侠士的精神品质。

金庸从《书剑恩仇录》开启武侠路,到《鹿鼎记》封笔,从反清复明开始,从反清复明结束。

摘要: 传统“侠客”意象在金庸小说中获得了长足发展,由“侠之大者”的郭靖到为国捐躯的萧峰,金庸将传统的侠客形象推至顶峰。从金庸创作的中期开始,传统的侠客精神在金庸的小说中发生变异,传统的侠客意象开始被逐步消解 ...

图片 1

金庸武侠小说中不只有打打杀杀、暴力冲突,即“武”,他更注重一种精神,即“侠”,即使是一些打斗场面,其中也渗透、贯穿着传统文化因素在内,比如借助一些酒、茶、琴、棋、书、画等,通过“以武止戈”,最终达到和平。

《鹿鼎记》是金庸的封笔之作,也可以算是巅峰之作,倪匡将其誉为金庸最好的小说,不会武功的混混韦小宝,武功高强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明朝公主阿九(九难)、寿与天齐的洪安通、一剑无血冯锡范……《鹿鼎记》中并不缺高手(不同的时代,对于高手的定义不同,如果跟《天龙八部》相比较,《鹿鼎记》中的高手连喽喽都算不上),但这些高手的最终命运,都不好,可以说都是政治牺牲品,而韦小宝,俨然是人生赢家,靠一张嘴,竟能从扬州一家妓院里那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这不得不说是对那些侠义人物(比如天地会的好汉)的反讽。

图片 2

金庸本人在访谈中有一个说法:“武侠小说的精神是‘侠’字而不是‘武’字,‘侠’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帮助人家主持正义。”这段话传播很广,得到了普遍的认同。以此而论,武侠是传播一种道德精神,自然于国于民有重要意义。

图片 3

所以金庸小说里。主角几乎很少武功天下第一。武功只是一种工具。而精彩之处在于人的思维。对侠义的理解。

武功强弱在于如何运用

《天龙八部》中武林高手众多,身为丐帮帮主的乔峰也许不是最强的一个,然而他的出场总能令别的英雄豪杰黯然失色。他不仅能以弱胜强,还能以一敌多。推究他常胜的原因,既因为他有慷慨豪迈的气概,也因为他能够将武功化腐朽为神奇,以“太祖长拳”这样普通的武功打败少林高僧。

令狐冲因为桃谷六仙的愚蠢,身受重伤,但他也在机缘巧合之下学习了风清扬传授的“独孤九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凭借毫无内力的身体,挫败了众多武林英雄。这原因只是因为他领悟了“无招胜有招”的武学境界。

侠之大者

读金庸的武侠小说能够满足人们大多数的情节,无愧为“成人的童话”,他不仅写了一大批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武林认识,也塑造了一些可歌可泣的英雄豪杰。

金庸曾说,他最喜欢的两个英雄是郭靖和乔峰。

郭靖为了保护大宋江山,一生坚守襄阳城,他曾对杨过说:“我能被人称一声‘郭大侠’,不是因为武功过人,而是因为我把武功用来保家卫国。”这份豪情,怎不令人热血沸腾?

乔峰是契丹族的后裔,却被汉人养大,他无论帮助哪一方,都很矛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乔峰也认识到,胡人不一定都坏,汉人不一定全好,只有战争和杀戮才是错的,于是他拼尽全力阻止了耶律洪基南征,但是这之后,他也自杀了。这惊天动地的英雄消逝于此,怎不令人扼腕叹息?

“武侠“,武,是指人的武功,是一种高超技能,而“侠”,是指人的思想或行为受到人民的赞颂。武侠小说的主人公往往武艺高超,在乱世中不仅能自保,还能除暴安良,另外为人正直,或忧国或忧民。这正是人们几千年以来的思想追求。

怎样理解“武”与“侠”,看看《射雕英雄传》这两人就知道了。

小宝道:用刀杀人是杀,用石灰杀人也是杀,又有什么上流下流了?要不是我这小鬼用下流手段救你,你这老鬼早就成了上流鬼啦。

武侠,顾名思义,有武功之道,也要有侠义之情。而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那么受欢迎,恰恰是金庸很好的融合了这两者,就像阴阳相生相融成一个太极。武,能除恶,能荡敌,能平天下;侠,能行善,能积德,能纵江湖。金庸的小说中将武侠的精神贯穿到了极致,从普通的江湖侠客,到郭靖那样为国为民的大侠,再到萧峰的为了天下百姓的英雄,无一不体现了侠客精神。

光之身,子之身也。”吴王阖闾厚待专诸,于是专诸藏剑鱼身,刺杀吴王僚,最终也被侍卫乱剑砍杀。

这是鹿鼎记开篇韦小宝对茅十八说的话。茅十八代表的是旧武侠社会的正义之士,小宝这句话不单单是对他说的,也是对整个旧式传统侠客的嘲讽。n

回答:

金庸:“武侠小说的精神是‘侠’字,而不是‘武’字,‘侠’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帮助人家主持正义。”韩非子就说过“侠以武犯禁”。

你说打架要凭真实武功,我一个小孩子,有什么真实武功?这也不许,那也不许,还不是挨揍不还手?

俗话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文化”和“武功”一样是用来武装个人,但最重要的还是一颗心。

再如曹沫、荆轲,都曾为了报答知遇之恩,而置身于险地。司马迁在《史记·刺客列传》中记录了一系列这样的具有侠义精神的勇士。

也有一种说法,是因为武功到了那个年代已经不行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飞狐外传》、《连城诀》的历史背景是在康熙之后,但这几部作品,武和侠还是核心内容,唯有《鹿鼎记》是个例外,所以这个说法站不住脚,虽然金庸的武侠观中,确实是朝代越后武功越差,可是《连城诀》中尚有神奇无比的《神照经》,《神照经》的内功有起死回生之效;神照经所载的内功奥妙无穷。在金庸武侠体系中,论内功层级,《神照经》当与玄宗《先天功》,《九阴真经》、《九阳神功》、逍遥派《北冥神功》、明教《乾坤大挪移》、禅宗《易筋经》、密宗《龙象般若功》等并论,绝世武功之列。

金庸本人所发明或发扬光大的一系列以内力为根基的“武学”——内功的运行、转移、远程攻击、防御、速度加成等等,已经远远超出了现实的基础,而成为一种奇幻的设定。毋庸讳言,读者喜爱的首先也是这些神奇瑰丽的场面和效果,而非深层的人性与社会反思。

问题:反武侠是从哪个角度而言的?

事实上,金庸小说中的主角,也并非都可以归为一般认知的“侠”,哪怕是有“武”的“侠”。早期的陈家洛、郭靖等人,还多少是按侠客的形象塑造的,有许多为国为民的光彩事迹。到了“神雕侠”杨过,虽然也有些侠义之举,但重点刻画的却是其冲突激烈、爱恨交织的个人情感生涯,后来的张无忌、令狐冲等人,虽然武功天下无敌,却也并不是“侠之大者”。可算是大侠的萧峰,也有不少侠士绝对不应该有的杀戮之罪。到了韦小宝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也讲义气,但和行侠仗义怎么也沾不上边。

《书剑恩仇录》之后的《碧血剑》套路上与书剑有相同之处,而到《射雕英雄传》之后对他的武侠世界有了一个定型,武功高强的忠心义胆之士,为民族大义,为正义与邪恶势不两立,这里的正邪立场大多数跟民族有关,少数几部跟民族立场无关的武侠《笑傲江湖》、《侠客行》、《连城诀》更多的讲人性,当然,《笑傲江湖》比较复杂,人性之外,还有政治寓意在里面,但不管如何,武和侠是这些小说的核心。

金庸武侠中的核心是一种民族气节、精神,也就是说金庸武侠中的“侠”已经上升为一种民族精神,一种自强不息、浩然正气、抵御外侮的民族精神,金庸写那么多书生、侠客、寺庙和尚、道观道士、甚至帝王等,其实就是阐释儒释道精神,讲求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谐精神,一切归于和平、和谐,才是最好的。

回答:

武功融入传统文化元素

武当七侠之一的张翠山,绰号叫做“银钩铁画”,主要的武功是点穴。张三丰在传授张翠山武艺时,将怀素的狂草融入到点穴的武艺之中,他心血来潮之下,创出一套“倚天屠龙功”,传给张翠山。这套功夫不仅大气磅礴,而且在临阵时使出来也颇有儒雅之气。

桃花岛主黄药师精研阴阳五行之学,其绝学之一就是“兰花拂穴手”。这套武功与中医里的人身经络穴道相契合,虽然有些夸张成分,但若不细究,倒十分有趣。

回答:

武与侠是技与道的表象,侠是民族大义与江湖道义的精神,是贯穿小说的灵魂所在,是道之所存。武侠小说传播的是民族大义、江湖正义,其一是关乎国家民族的至高无上的大义,其二是关乎社会秩序、行业自律、家族教化、民间道德的江湖道义,这些都与家族、个人的荣辱、利益和生死息息相关。

回答:

以国士之礼待之,必以国士之礼回之。”智伯被赵襄子杀死后,豫让离开家人,毁坏身体,终生不忘报仇,直到被杀。

所以还是回归到之前的观点,以韦小宝这个不学无术、不会武功的小混混来讽刺这些江湖人物,才是《鹿鼎记》是一部反武侠小说的原因之一。至于更深层的意思,大概就是金庸累了,才华也耗尽了,再也写不出好的武侠小说(我一直认为《笑傲江湖》才是金庸武侠的最巅峰,不掺杂政治和历史,纯粹的写江湖,写江湖人,写江湖人与江湖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写令狐冲的洒脱,写令狐冲的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以这样一部有深意的小说结束。(倪匡将其称为金庸写的最好的小说,注意,是最好的小说,不是最好的武侠小说)

按照陈墨等金庸学者的研究,在金庸小说发展中有着非常显著的“侠”的退隐现象。虽然金庸作品中显然有着对侠文化的温情,但最终却走向了《堂吉诃德》式的结尾,这使得金庸小说具有了超越弘扬侠义精神这一目标的、对中国历史和社会的更深远反思。譬如,在日月神教和左冷禅之类庞大森严的江湖势力之下,还有可能出现真正的侠客吗?

金庸武侠的出色之处,正在于建构出了一个想象奇崛又极具真实感的幻想世界。这一重意义,在传统的文学批评中是经常被忽略的。即便金庸去世,这个幻想世界仍将存在于亿万人的脑海中,或许这才是他留给后人最重要的遗产。

图片 4

“武”痴:欧阳锋

欧阳锋这一生对武痴情,外功有神驼雪山掌,灵蛇拳法,灵蛇杖法,点穴有透骨打穴法,瞬息千里的轻功也是上乘,再加上名震武林的蛤蟆功,让他在第一次华山论剑时获得了西毒的称号。但也因为华山论剑,让他对得到《九阴真经》的执念越来越深。在金庸先生所有的武侠人物中,欧阳锋可以说是痴武第一人,为什么是武痴,因为他不服输,他想做天下第一人。为了成为天下第一,不折手段,毫无大侠风范,这正好和洪七公想对。

当欧阳锋听说天下第一的黄裳创出《九阴真经》,并遗落江湖,他心动了,参加了第一次华山论剑,但技不如人,输给了王重阳。在王重阳假死时,想要强抢,被一阳指点的重伤。后挟持黄蓉,逼她说出九阴真经,导致自己神经错乱,但竟然历练九阴真经成功了,在第二次华山论剑时,一人对抗黄药师、洪七公、郭靖三大高手不落下风。

谢邀!

金庸之所以能写出这么好的武侠小说,是因为他有着深厚的文字功底,这文字功底是建立在深厚的国学修为,即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的,是对中华传统文化历史有深入的理解的。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什么?简言之,就是儒释道佛精神,金庸把这些运用到他所写小说中,让读者看到、领略到中华传统文化,并深受感染。

武功的招式变得优雅化

杨过在与小龙女分别之后,一直在练习武功,那时候,他内力深厚,又见多识广,于是自创了一套武功,名为“黯然销魂掌”。这名字的来源是江淹的《别赋》中的起句,“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意在寄托对小龙女的思念。

大理国的王子段誉偶然在密室中获得了逍遥派的武功秘籍,他不愿意练习其中杀伤力很大的招数,便只学习了轻功“凌波微步”。这套轻功的取名又是源于曹植的《洛神赋》,其中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句子。而且“凌波微步”走位的奥秘《易经》相关,十分高深,使用者总能避开危险。

金庸的笔下武学境界,也有独到之处

要维护民族大义与江湖正义,武艺是最好的手段,是工具,从属于人的道德。武艺如果从技术层面达到一定高度,能够上升到道的境界;换言之,如果为大义和正义所用,其境界则会迅速提升。

问:传统的金庸武侠中,怎么理解“武”与“侠”?

我是个武侠迷,很喜欢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觉得金庸的武侠小说写的真好,是武侠小说的集大成者。那么,怎样理解金庸武侠中“武”与“侠”的关系呢,又或者说什么是“侠之大者”呢?

侠上至高无上的道,武是道的体现;没有武技,侠只能是空谈;没有侠义精神的武技,则会为恶人所用,沦为恶人的帮凶。武技是基础的修养,是技术水平的修炼和提升;侠是主导灵魂的精神,是精神层面的修养。在金庸小说中,侠不是孤立地存在的,与佛、道、儒诸家的修养是相通的,济弱扶倾、济世救民的宗旨是一致的。由于小说常常处于历史架空的格局中,没有了朝代特定的政治影响,侠义这种与个体相宜的精神,更易于操作。

“侠”之大者:洪七公

洪七公,丐帮帮主,以狭义行走天下,射雕完结时,一共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些人个个是恶徒,为祸一方,这是为民。带领丐帮帮众抗金,这是为国。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不外如是。

在海上救了欧阳锋,换来的却是欧阳锋的偷袭,导致武功尽失,差点一命呜呼。以狭义之气,压的裘千仞跳崖。教出来的徒弟,无一不是正道人士。这谓之“侠”

写在最后:洪七公和欧阳锋这一对老冤家,最后冰释前嫌,同死在华山之巅,无疑是对他们武侠生涯最好的结局

武,为止息干戈,重塑和平。侠,则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不滥用武力,明了大是与大非。

谢邀。武侠武侠、会武功的侠客之称。武与侠是两个概念,会武功的不一定是侠客,而侠客、则一定是守武德具有隐而不露绝技的武林人士。何谓侠客?侠之大者、当是为国为民为天下苍生谋幸福的侠义之士。他们绝不恃强凌弱非信不为;他们为正义而战、为弱势群体代言,不惜展露绝学且以性命斗凶顽甚至慷慨赴义。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这样的侠客很多,如张无忌、令狐冲、萧峰、郭靖等等。

1.武指会武功的人,指的是有武术的人,武术在古代

那时候很重要,有时候对于那些武功高强的江湖人

士来说即就是犯了法,官府也没有办法,在当时那

种文化背景下,会武功行走江湖也是一种身份和威

的象征。

2.而侠指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武德优良且兼具锄强

扶弱,抱打不平,行侠正义情怀之人,他们是正派

武林,社会秩序的维护者,比如射雕英雄传中的洪

七公,郭靖,黄蓉,杨过,都可称之为大侠。

武,即功夫,搏击的技巧与力道,除了健身的一面,尤为旧时代恩怨纠纷制伏对手的手段。在江湖情仇小说鼎盛的年代,金庸先生更给予了功夫神奇幻化与绚烂美感的描述。然武配侠,侠在首位。金庸先生笔下的侠士,小到为底层行侠仗义,打抱不平,大到把国家民族大义揽在身上,表现得气吞山河,震撼悲壮!

巨侠大义,登峰造极功夫,辅以扣动心扉之儿女情长,全部被金庸先生纳入了十四部书目中: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正所谓:武者勇也。武功再高,不做正义之事,只知打打杀杀,欺压弱小。那武功再高

,没有武德。也之能成为一害。

而侠的出现,正好克制了那些没有“武德”之

人,正好,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使故

事情节更加曲折,引人入胜,大快人心。

到了金庸,武侠的概念有了很大的变化,金庸的武侠小说不仅融入了琴棋书画、文史星历等传统的文化元素,还融入了儒释道三家的思想。

武林高手不一定是绝顶聪明

郭靖傻头傻脑,小时候练武功十分笨拙,还被自己的几个师傅责怪,但他始终坚持不懈,专一不杂,后来得到洪七公、老顽童等高人的指点,终于练成了武林绝学“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超越了许多比他聪明的人。金庸也解释道,这是郭靖早晚练功不辍、心无旁骛的缘故。

幼年的张无忌父母双亡,又身受重伤,流落江湖,受尽人间辛酸,最后他为避祸钻进山洞,无意间得到了《九阳真经》秘籍,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竟然练成了绝世武功,并且治好了自己的内伤。其后张无忌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几个时辰之内练成了他人一辈子也难以练成的“乾坤大挪移”。这与他宠辱不惊的境界有极大关系。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英雄的挽歌,武功与侠义哪个更重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