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聚焦,或因世界性写作题材

2019-11-03 作者:文学资讯   |   浏览(119)

摘要: 出版于2002年的《解密》是麦家的首部长篇小说。该书2014年被收入“企鹅经典”文库,由企鹅兰登出版集团和美国FSG出版公司联袂出版;同年,由PLANETA出版社出版的西班牙语版,首印达到30000册。《经济学人》周刊评论 ...

从中国文本到世界文学(文学聚焦·中国文学在世界传播②)。

近日,作家麦家在西方出版界刮起了一阵“麦旋风”,其作品《解密》不仅赢得了市场,也赢得了西方主流媒体的好评。《解密》的成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与启示?

图片 1

图片 2

世界文学;麦家;解密;中国文学;中国

  近年来,作家麦家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图书出版界和影视界都刮起了一阵又一阵“麦旋风”。近期,他再度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这次不是因为新书的出版或获奖,也不是因为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上映、电视剧热播,而是因其长篇小说《解密》英译本在英美等35个国家上市,且上市首日即改写中国作家在海外销售的最好成绩,闯进英国和美国的亚马逊图书排行榜。

出版于2002年的《解密》是麦家的首部长篇小说。该书2014年被收入“企鹅经典”文库,由企鹅兰登出版集团和美国FSG出版公司联袂出版;同年,由PLANETA出版社出版的西班牙语版,首印达到30000册。《经济学人》周刊评论《解密》称:“我们从这部小说中可以看到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也能读到像彼得·凯里的小说那样被完全带入一个全新世界的神秘主义”。今年3月,德国“莱比锡读书节”和丹麦霍森斯作家节都向中国作家麦家发出了邀请,麦家携《解密》德文版和丹麦文版与欧洲读者见面,再度引发关注。日前,本报记者就文学走出去等相关问题对麦家进行了专访。记者:《解密》2014年被企鹅兰登出版集团和美国FSG出版集团联合出版,之后迅速受到国外媒体的关注,还被《经济学人》周刊评为2014年全球十大小说。据我了解,《解密》已经被翻译成30多个语种。对于走向世界的中国文学来说,这是一个不俗的成绩。《解密》为什么会这样受欢迎?麦家:坦率地说,没有什么成绩,只是有点意外之喜而已。也许我不得不指出,中国文学在海外的影响还是不大尽如人意的,当然,莫言、曹文轩、刘慈欣等作家近年来在世界上摘得了一些大奖,这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中国文学受到世界关注,但还没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尤其是和外国文学在中国的热度相比,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还是很有限的。在这种大背景下,《解密》这些年在海外受关注的程度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首先,它被翻译的语种已经多达33 种;其次,《解密》的出版商大多是当地的国际知名大出版社,他们在推广《解密》方面下足了功夫,所以也在当地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也是这本书能够在海外迅速被翻译成那么多种文字的一个重要原因。但这既不代表我麦家的东西写得好,也不说明中国文学就此在世界上有了什么转机。我个人认为,现在中国某一个作家或某一部小说在海外“走红”都有一定的偶然性,这种偶然性到必然性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好在现在我们已经出发了。记者:除了小说本身,您认为还有哪些因素是不容忽视的?麦家:中国经济在世界上迅速崛起,有点倒逼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关注,加上斯诺登事件的爆发,《解密》享受了生逢其时的好处。记者:据我了解,您的书在国外曾被“误读”,后来读过书的人又作出不同的评价。您觉得中国作家走出去的过程中,被误读是常态吗?该如何面对?麦家:一本书不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不可避免要被误读,或者被捧读。中国小说和西方小说,在写法上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那么误读大于捧读也在所难免。我们也不必为此改变什么,因为迎合任何人的写作都不是出路。作家写作惟一的出路就是迎合自己,把自己最独特最迷人的一面展示出来。记者:中国文学“走出去”已经“走”了不少年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获得国际文学界和外国读者的肯定。您认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现在到了一个怎样的阶段,接下来还需要从哪些方面发力?麦家:我既没有统计过,也不是个预言家。但我相信,莫言他们的成功,已经给中国文学完成了破冰之旅。今后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与日俱增,中国文学会受到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记者:有人评价您的《解密》让人看到不一样的中国作家,是一种世界性的写作;您也曾说中国文学走出去需要在题材上有所取舍,为外国读者所接受。您所理解的世界性的写作是怎样的?麦家:我们经常听到一种说法,越是民族的东西就越是世界的,我想这说法肯定不是我们走向世界的指路明灯。中国传统不是好莱坞,可以通行世界。但我们和世界有个共同的传统,那就是:人性是一致的。记者:《解密》是您的第一部小说,但创作了11年。为什么会写了这么长时间,11年写作过程中都发生了什么?麦家:它曾17次被退稿。记者:莱比锡书展上有西方评论家称您为西方的丹·布朗。您怎样看待这种评价,怎样看待文学类型和类型文学?麦家:我的今生不是丹·布朗,我的来世肯定也不是丹·布朗。丹·布朗的小说我不会写,也不想写。中国文学10年前几乎是没有类型的,现在正在被类型化,这对传统的纯文学是个挑战,但对读者是个机遇。记者:您说过自己只想写新颖别致的小说,那您理想中“新颖别致”的小说是什么样的?麦家:文学不是数学,没有公式,老掉牙的故事照样可以写得别出心裁。我一度致力于发现新颖别致的写作题材,这其实是缺乏文学才华的某种象征。一个真正有才华的作家,他的每次出发,走的都是一条新路。记者:《暗算》《解密》等都写了谍战,情节引人入胜,但并不只有谍战、悬疑等类型化的元素,在形式和结构上也有不同尝试,也写出了在特殊环境下天才是如何被消蚀的以及人性的不同侧面。您怎样看待小说的故事性和作家要做的思想探索之间的关系?麦家:把《解密》和《暗算》说成谍战故事,是小看我了。我不要别人高看我,也不希望被小看。我确实在小说中注重恢复故事的魅力,因为我们的小说一度远离了故事,以有故事为耻,这是好高骛远,误入歧途;但把小说仅仅看作故事,是弱智。我每天都可以听到故事,但可以写成小说的故事一年也遇不到一个。一般的故事只有脚步声,小说里的故事要有心跳声。来源:中国作家网作者:王杨

美国FSG版《解密》封面

●从“《解密》热”到“麦家现象”,让我们再次看到了所谓“世界文学”的可能性,这一概念并不是霸权层面的,更多的是技术层面的,包括译者、出版商、媒体等在内的一系列非文本因素的市场运作

  在赢得市场的同时,《解密》也赢得了口碑。《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卫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经济学人》以及BBC电台等30多家海外主流媒体对麦家及其小说创作进行了报道,并给予较高评价。美国《纽约时报》援引哈佛大学教授王德威的评价,称麦家的小说艺术风格“混合了革命历史传奇和间谍小说,又有西方间谍小说和心理惊悚文学的影响”。《华尔街日报》评价:“《解密》一书趣味和文学色彩兼容并包,从一种类似寓言的虚构故事延伸到对谍报和真实的猜测中,暗含诸如切斯特顿、博尔赫斯、意象派诗人、希伯来和基督教经文、纳博科夫和尼采的回声之感。”

21个英语国家同步上市首日 麦家《解密》英译本外销创纪录

●讲述中国英雄的故事,以意志的力量克服了人类弱点和人类局限,将“信仰”上升为一种沟通中西、超越时空的精神与品格,这是麦家作品打动中西读者的最重要的力量

  麦家由此成为中国作家“走出去”的又一个成功案例。《解密》的成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与启示?

据浙江省作家协会办公室传来的消息,麦家的经典密码小说《解密》英译本于日前在美、英等21个英语国家同步上市,不到20小时便打破中国作家在海外销售的最好成绩,闯入英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前5000名、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的前10000名,成就了中国图书作品的历史最好成绩。而之前的中文作品最好排名是第49502位。

●在“世界文学”的观念之下,多元化的区域、国别经验才是文学作品产生张力、继而使读者产生共鸣的关键性因素

“超级畅销书作家”

据透露,麦家签约海外出版社的版税高达15%,这是超级畅销书作家的“价码”。而此前,中国作家海外出版的版税一般不超过10%。目前,《解密》已相继与西班牙、法国、俄罗斯等13个国家的17家出版社签约,企鹅出版社正在组织翻译麦家的另一部小说《暗算》,预计年内可出版样书。

据报道,2018年刚入春,中国文学已有6部作品先后在英语世界面世,比如张爱玲的《小团圆》、东西的《后悔录》、苏炜的《迷谷》、颜歌的《我们家》等。其中,《射雕英雄传》经过瑞典译者安娜·霍姆伍德6年的打磨,终于迎来了第一卷《英雄诞生》的出版。原本大家都担心西方读者能不能理解中国独特的武侠故事,没想到甫一出版,就产生很大的反响。译者没有去删减原著的历史背景、武侠功夫、奇招妙术,反而尽可能地予以保留,甚至以注释的形式加以补充解说,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著的中国元素,传达出独特的江湖意蕴。译者在译者序言中说,“许多人认为,对英语读者来说,金庸的世界异域风味太浓,太中国,译不了。但这个故事里的爱、忠诚、荣誉,以及个人对腐败官僚的抗争、对入侵者的抵御,又是每一个故事都渴望拥有的。不译,才是最大的损失。”

  其实,这一步走得并不容易。

此外,《解密》被收进企鹅出版社“企鹅经典”文库,麦家因而成为继鲁迅、钱鍾书之后被收进该文库的又一中国作家。为此,企鹅兰登董事局主席马金森先生日前亲赴杭州,给麦家送上第一本精装《解密》英文书和一幅“企鹅欢喜图”。为迎接这位国际出版业巨头,麦家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饺子宴。席间,马金森对麦家说:“企鹅出版社现在每年出版12000册图书,但中国作家的书还是很少。这是一种仪式,也是一份期待,希望通过你,让我们能淘到更多中国作家的‘金子’。”

《射雕英雄传》的成功,再次说明,不能简单地把这些作品视为某种类型小说,而应该更多挖掘作品背后中西共通的普遍性的意义。真正优秀的中国小说,虽然讲述的是中国故事,运用的是某些类型小说的元素,但并不会妨碍它们走向世界文学,完成经典化之路。在这方面,麦家的小说颇具代表性意义。我们常常习惯性将麦家作品归为畅销小说或类型小说系列,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他作品背后的匠心与追求,用麦家自己的话说,《解密》中的密码只是噱头,真正的密码是人的内心。我相信,正是这种内在的品质,才使得《解密》在西方的翻译、传播、接受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真正成为了所谓“世界文学”的文本。可以说,《解密》在“世界文学”的意义上让西方读者进入到了遥远中国的历史空间,折射出中国文学的独特光芒。

  6年前,一个叫谭光磊的台湾人找到麦家,希望成为其海外版权代理人,两人很快便签了协议。可转眼3年过去,竟然连一本书的版权都没有卖出去,这使他们都感到很失望。

选稿:丛山 来源:文汇报 作者:吴越 赵国成

优秀的翻译、作者、出版机构、评论界各方通力合作

  这时,一位中文名字叫米欧敏的英国人出现了。她在牛津大学取得古汉语博士学位后,受聘于韩国首尔大学教授中文,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麦家的《解密》和《暗算》,因着迷于这两部构思精密的长篇小说,便起了翻译的念头。她翻译的部分章节后来被转到了英国企鹅出版社的编辑手中,引起了对方的浓厚兴趣。出版社很快找到了谭光磊,签订了翻译和出版合同。

2014年,《解密》的英译本在英语世界出版,这个描写一个天才式红色间谍的传奇故事迅速走红,卖出了西班牙语、俄语、法语等30多种语言版权,在西方世界形成了一股强势的“《解密》旋风”,这是中国当代文学海外传播中,几十年未遇的盛况,堪称奇迹。《解密》获得了西方媒体普遍的肯定性评价,受到了广泛的欢迎,既以畅销小说的身份打破了中国小说在海外难以商业化出版的困境,又以文学经典的姿态奠定了“世界文学”文本的地位。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纽约客》,英国《每日电讯报》《卫报》《泰晤士报》《独立报》等主流媒体都给予了极高的赞誉,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甚至在封面打出“一部伟大的中文小说”的标题。随后,《解密》入选“企鹅经典丛书”,这也是继曹雪芹《红楼梦》、鲁迅《阿Q正传》、钱钟书《围城》、张爱玲《色戒》以后入选的首部当代中国文学作品。1949年以来,中国政府为实现“中国文学走出去”曾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上世纪50年代初即创办了《中国文学》,几经改版,最终于本世纪初悄然停刊;类似的“熊猫丛书”等,尽管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其反响寥寥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今,《解密》的成功似乎让停滞不前的中国文学对外传播看到了希望,创作界、评论界和出版界将其上升为“麦家现象”,希望能因循规律,带动中国文学的国际梦。

  “企鹅”在西方出版界无人不知——它是出版界的航空母舰,过去60多年一直是英语世界经典著作的诞生地,为全球书架提供了世界范围内最好的作品,涵盖各种流派和学科。

从“《解密》热”到“麦家现象”,让我们再次看到了所谓“世界文学”的可能性,这一概念并不是霸权层面的,更多的是技术层面的,包括译者、出版商、媒体等在内的一系列非文本因素的市场运作,使“中国文本”与“世界文学”成为可能,应当成为研究与制定当下“中国文学走出去”策略的重要参照。

  《解密》和《暗算》同时被列入该出版社的“企鹅当代经典”书系。早在1935年就诞生的该书系,早已成为国际文学界最著名的品牌,入选作品包括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加缪的《局外人》、博尔赫斯的《沙之书》、纳博科夫的《洛丽塔》等。

《解密》在海外世界的成功首先得益于其英语版译者米欧敏。她机缘巧合,得到她的大学同学、著名汉学家蓝诗玲的帮助,直接将译稿推荐给了英国企鹅出版公司,并获得出版社迅捷而高度的肯定。很多海外评论都注意到了米欧敏高水平译文对《解密》走红的重要作用,英国《独立报》就曾以具体语句和段落为例,剖析了其是如何“原汁原味地保留了古代汉语的韵味”,这是其成功的基础,有了这样的基础,才有了企鹅公司的认可,以及后来的入选“企鹅经典丛书”。也是由于企鹅丛书的品牌效应,《解密》很快被有着“诺贝尔文学奖御用出版社”之名的美国FSG出版公司签下美国版权,其西班牙语版本也被挂靠在行星出版集团名下进行出版,被纳入了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代表作为主的“命运”丛书,由此奠定了其经典的地位。FSG出版公司在2013年签下美国版权后,曾派了一支摄影团队从纽约飞到杭州,花费数十万为《解密》的发行量身定制了一部预告片,制定了长达8个月的推广计划。西班牙语版《解密》上市之际,出版社在马德里的18条公交线路连续投放了40天的车身广告,极为耸动地打出了“谁是麦家?你不可不读的世界上最成功的作家”的推荐语。《解密》的成功,进一步说明,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成功,除了优秀的翻译,还有赖于作者、译者、出版机构、评论界等各方面的通力合作。

  该书系此前仅收录过3位中国作家的书,分别是鲁迅、钱钟书和张爱玲。麦家是第一位被放进这个书系的当代中国作家。

  “企鹅”对麦家的青睐,很快引起西方其他出版社的瞩目,它们纷纷签下了《解密》《暗算》的版权,其中就有美国FSG出版集团。这家出版巨头,因其旗下有22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被誉为“诺奖御用出版社”,麦家是FSG书单上的第一位中国作家;其他的签约出版社还包括西班牙语国家第一大出版集团“环球”,被誉为“法国出版界教父”的罗伯特·拉丰出版社等。

  值得一提的是,各出版集团对《解密》《暗算》这两本书都开出了较高的版税,如FSG的版税定为:销量5000册内按10%,5001到10000册按12.5%,超过10000册按15%。从惯例看,如达到15%的版税,说明作者已与国际一线作家并肩,成为“超级畅销书作家”。

  世界性的写作题材是成功前提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多家大出版社,让麦家受到如此礼遇?对此,“企鹅当代经典”书系的编辑总监、麦家这两本书的责任编辑基施鲍姆说:“麦家先生颠覆了我们对中国作家的传统印象,我们没想到中国也有这样的作家,他写作的题材是世界性的。”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也认为,题材对路是成功最重要的前提,麦家的小说聚焦谍战、破译、秘密,描写个人在高度压力下的生存状态和心理变化,这对西方国家的广大读者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麦家出色的写作技巧和鲜明的叙事特色,使他的谍战小说环环相扣、逻辑严密,情节紧张诡奇,从而能强烈吸引国外读者。

  “麦家的谍战小说在通俗文学的外表下有着纯文学气质,既有‘数学的精神’,又有人性的情怀,因此能够跨越文化的差异。”张颐武说。

  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解密》的主题与国际热点“棱镜门”事件不谋而合。《解密》的故事主要围绕一个名叫容金珍的孤儿展开,他有着极高的数学天赋,在经历两次收养之后,被招入破译密码的情报机构“701”基地。小说主人公与斯诺登有一定的相似度。在“棱镜门”事件沸沸扬扬之际,推出小说《解密》英译本,具有较强的巧合性、时效性与针对性。

  “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新世纪以来,伴着中国的持续发展,中国文学呈现蓬勃发展、百花盛开的繁荣景象。然而,在全球掀起“中国热”的今天,中国当代文学又有多少作品走向了世界?

  汉学家蓝诗玲曾指出中国文学在海外出版的窘境:“2009年,全美国只出版了8本中国小说”,“在英国剑桥大学城最好的学术书店,中国文学古今所有书籍也不过占据了书架的一层,其长度不足一米”,“中国文学的翻译作品对母语为英语的大众来说始终缺乏市场,大多数作品只是在某些院校、研究机构的赞助下出版的,并没有真正进入书店”。

  与此同时,重要的外国文学作品几乎都被介绍到中国,名作被一译再译,多次出版。造成这种文学“贸易逆差”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不乏我们自身的原因,在推介作品时过分迎合西方读者早年形成的某些“偏狭趣味”,而忽略了对文学本身欣赏的需求。

  谭光磊认为,长期以来,中国小说的文学性和可读性之间存在着明显的问题:厚重的作品不好读,好读的作品缺乏品质。“麦家给国外展示了一个全新的中国作家形象的同时,也给中国文学界时下存在着的某些问题提了一个醒。时代变了,读者的需求变了,我们的文学趣味也应该有所求新求变。”

  在麦家看来,短时间内谁也不能彻底改变这种“贸易逆差”现状,但在一定意义上,它已经在被悄悄“改变了”。“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作家走出去肯定有直接间接的好处。但最有威力的是中国的发展,这已经波及世界每一个角落,不仅仅是文学或者文化界,而且是每一个人,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他们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麦家说。

  记者了解到,麦家所在的浙江省将以《解密》成功“走出去”为契机,提升优秀作品翻译、推介力度。据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对外合作部主任孔则吾介绍,这些举措包括:制定《“经典浙江”译介工程2014—2015年实施方案》,利用国际影展、国际书展、版权贸易等途径,重点推介麦家、王旭峰、黄亚洲、叶文玲等浙江籍国内知名作家的作品,扩大浙产图书的国际市场占有率;同时,建立翻译家资源库,打造中外翻译培训交流基地等。“不但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积极推动浙江当代文学和文化作品走入西方主流社会和主流人群。”

  “今天我们是怎么迷恋他们的,明天他们就会怎么迷恋我们。”麦家对中国文学“走进”海外的前景满怀信心。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聚焦,或因世界性写作题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