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湖北女诗人余秀华,持居住证可申请上海作

2019-11-03 作者:文学资讯   |   浏览(121)

原标题:取消中国作协书记处直接提名权后的首次评审

市作协副主席赵丽宏:对于“新上海人”中的文学爱好者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上海作协:不拘“沪籍”揽才俊 5位持居住证的写作者申请入会,新规被赞“温暖大气”

2015年1月14日下午,2014年下半年度欢迎新会员座谈会在市作协大厅召开。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汪澜、作协副主席赵丽宏、陈村及各专业委员会主任和作协机关各处室负责人出席了座谈会。作协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马文运主持会议。

508人将成中国作协新会员 包括女诗人余秀华

“持有上海居住证也可以申请上海作协会员了。”——上海作协官方微博“上海作家”近日发出的这条微博引起关注。此前,作协入会有户籍之限,调整后,拥有上海市居住证并在上海生活和工作的作家,均可申请加入上海作协。

  《上海市作家协会新会员发展条例》在年初做出一次重要修订:今年起,经上海作协理事会审议通过,持上海居住证的在上海生活和工作的写作者,也可以申请加入上海作协

图片 1

本报讯 中国作家协会近日在作协官网——中国作家网上发布了《中国作家协会2017年会员发展公示》公报,名单中共有508人,包括来自湖北的女诗人余秀华。公示期至昨日截止,按照惯例,不久后作协将发布经审议批准后的正式会员名单。如无意外,届时包括余秀华在内的这508位作家就将正式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

市作协副主席、新会员发展评审委员会主任赵丽宏向记者介绍,新近在作协理事会上通过的新会员发展条例调整涉及三点:一是评审频率从一年一次增加为一年两次;二是组建专家库,每年抽选更替评委;三是取消户籍限制,拥有居住证即可申请入会。赵丽宏说,前两条修正主要为了更好地为写作者服务。最引人关注的“门槛”问题,则是基于对这座城市的写作力量构成的观察和回应。“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人口结构不断变化,对于‘新上海人’中的文学爱好者,我们不能视而不见。”赵丽宏担任新会员发展评审委员会主任多年,接到的外来写作者渴望突破户籍限制的来信和当面请求都不少,“比如70后的陕西作者陈仓,在上海工作生活多年,诗歌和小说创作均有成果,在国内多家文学期刊上频频亮相,其中不少是上海题材作品,但户籍把他‘挡’在了上海作协门外。”

昨天是上海市作家协会2014年度上半年新会员入会申请的截止日,记者从上海作协创作联络室了解到,在近百位申请加入上海作协的写作者中,有5位非上海户籍人士。

小说家、作协创联室主任薛舒介绍了本次新会员发展工作、作协会员构成和作协组织开展的文学创作等相关情况。本次新发展会员56人,包括外地转会者4人。90年代出生的有2人,占总数的3.50%;80年代出生的有6人,占总数的10.71%;70年代出生的有6人,占总数的10.71%;60年代出生的有17人,占总数的30.45% ;50年代出生的有15人,占总数的26.78% ;40年代出生的有7人,占总数的12.50% ;30年代出生的有3人,占总数的5.35%。年龄最大的生于1936年,最小的生于1994年。户口在外地,持有上海居住证的有3人。迄今,上海作协已有1554名会员。

根据作协今年6月发布的《中国作家协会个人会员申请审批办法》,作协会员的申报审批程序一般为:中国作协创联部会员处每年1月至3月集中接受入会申请,个人申请者及团体会员推荐应于3月15日前提交所有申请材料;4月至5月,创联部会员处按文学门类组织专家评审,并提出初审意见,同时书面征求各团体会员的意见供专家组参考;6月至7月,中国作协书记处讨论审批新会员;之后,经书记处审议通过的拟发展个人会员名单会在中国作家网上进行公示。据了解,公示程序主要针对的是抄袭问题,在《中国作家协会2017年会员发展公示》公报中就明确写出:“如发现公示名单中有涉嫌剽窃、抄袭他人作品者,请在公示期间举报,如实反映有关线索,并提供相关证据。”如果公示期有人反映相关问题的话,这些问题将由创联部核查后报书记处审批决定,而后产生最终的新会员名单。

在新会员发展条例做出调整后,无论是“转会”还是新入会,户籍将不再成为障碍。为配合调整,今年上半年上海作协入会申请延长至5月15日,下半年“招生”将在7月开始。“只要是写作有潜力的年轻人,我们都重视并欢迎。”今年,上海作协会员中已出现两位90后作家身影。

  这是一个有别于往年的变化:非上海户籍的申请者不再被“婉拒”,而是将与上海户籍申请入会者一起进入初审,拆除了多年来的“沪籍”门槛。《上海市作家协会新会员发展条例》在年初做出一次重要修订:今年起,经上海作协理事会审议通过,持上海居住证的在上海生活和工作的写作者,也可以申请加入上海作协。目前全国各省市作协中放开会员本地户籍这道“槛”的,仅是极个别。

作协副主席赵丽宏在发言中谈到,上海作协是一个大家庭,是文学聚会的场所,也是个群众性的、平等和谐、以文会友的组织,非常欢迎大家的到来。他勉励新会员:文学道路是广阔的,要多写出好的作品,也希望新会员多关心和支持作协工作,多参加作协组织的各种文学交流活动,只要依然在写作,就不会退休。作协将努力在创作、发表出版、推介和权益保障等方面为大家服务,大家要为繁荣上海文学事业一起努力。

与往年相比,今年会员发展最大的变化是在经修订后最新发布的《中国作家协会个人会员申请审批办法》中对作协书记处的职能有了进一步的规范,写明“书记处的审批主要发挥政治、业务、法规、纪律把关作用。书记处审批实行民主集中制,对专家评审及团体会员推荐名单进行讨论和投票,以投票超过半数为通过,不另行提名……”这是因为去年11月9日至12月30日中央第六巡视组对中国作家协会党组进行巡视后,中国作协党组根据中央巡视组的巡视意见进行了整改,取消了会员发展程序中书记处原有的直接提名权,强调书记处不在送审的名单外另行提名。

对于新写作环境下产生的 “宅男”、“宅女”写作者来说,加入作协的交流意义也许胜于对 “作家”身份的认定。对此,市作协副主席陈村戏称“招兵买马不发饷”,期待优秀写作者加入“抱团”,切磋交流。

  80后作家王萌萌已经在上海出版了3部长篇小说,是中国作协和山东作协会员。听说“沪籍”限制被打破,她很快就向上海作协递交了转会申请表。王萌萌说:“我户口在山东,工作在上海,几年前就动过转会的念头,但听说有本地户籍的限制,又感到这个想法不太现实。”

作协副主席陈村表示,很欢迎大家加入作协。他认为,加入作协能够使大家经常会面,以文会友。加入作协的会员,都是通过评委会投票产生的。他表示,其中那些业余文学爱好者能够长期坚持实属不易;年轻的作者要把作品写得更好,写作是孤独的事情,在这个写作的大家庭里,能够认识众多的文友,这种文学的情谊甚至可以维持一生。他希望大家能写出好的作品,这也是作协的宗旨。

怎样才能申请成为中国作协的会员呢?按照《中国作家协会个人会员申请审批办法》,申请者须满足下列条件:在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报纸或有影响力的文学网站上发表过有一定数量和质量的文学作品,有独立创作且在中国大陆成书出版的文学作品;或长期从事文学的编辑、教学、翻译、组织工作,成绩突出。此外,除符合入会条件的中央直属机关和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军队系统人员之外,凡申请成为中国作协会员的申请者还必须首先是所在省、市、自治区的地方作协或石油、铁路等行业作协这些中国作协团体会员单位的个人会员,随后申请者要经由团体会员向中国作协推荐或由两名中国作协会员直接推荐,方可进入会员申报程序。

  谈到转会上海,王萌萌说:“作协对作家群体的服务方式很多样化,你可以参与文学交流、座谈,也可以参与作品评论和评奖。作家之间互相反馈。这些对创作是有促进的。”

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汪澜表示,她被在场的每一位新会员感动,因为他们视文学为一生的快乐;同时新会员的加入让她看到了新的气象。

由此看来,余秀华此次进入中国作协的会员发展公示名单应属顺理成章之事。自2015年年初成名至今,她已出版过《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我们爱过又忘记》3本诗集,当年3月即被其家乡湖北省钟祥市的市作协选为副主席,5月成为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的签约作家,之后又在2015年12月25日的湖北省作协六届五次主席团会议上正式成为省作协会员。不过余秀华对加入作协之类的事似乎并不太在意,她曾在当选钟祥市作协副主席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调侃说:“这就是个民间组织,没有工资发。”还曾说过:“成为作家协会副主席只是一个虚名,没有什么实质的编制,对我的生活也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在湖北、江苏工作过的姚鄂梅已在上海定居,并成为上海作协专业作家,她盛赞此举“是个非常温暖非常大气的新政”。她说:“在上海写作的异乡人肯定不少,对于这群人来说,再没有比他们的写作受到关注更令人鼓舞的。”

图片 2

就成为中国作协会员一事,北京青年报记者曾试图联系余秀华本人。但截至昨日发稿时,其尚未作出回应。

  如今的上海,早已是全国各地青年才俊的“就业首选地”,其中有不少人专业或业余从事着文学创作。上海作协副主席赵丽宏说:“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上海作协跟这座城市是一致的,是一个五湖四海的写作者交流的客厅,不是狭隘和封闭的角落。”

(图为聋哑作家谢忠明通过手语老师的翻译,介绍自己的情况)

  谈及新政,赵丽宏说:“作协的门就应该开大一点,尤其对年轻人要更开放一些。作协会员又不是什么官衔,又不拿一分钱,大家只是凭着对文学的爱好得到这样一个认可。”他认为,入会规则修订后,能够更加公平、严谨地吸收新会员,因为“只有文学标准这一条硬标准了”。

她尤其感到高兴的是作协第一次吸收了一位聋哑作家,聋哑作家谢忠明能克服各种困难,坚持创作,让人钦佩。她表示,作协是为广大会员提供服务的机构,写作是清贫和寂寞的,但新会员的加入让人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一个作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还有更多的会员在相互鼓励、支持着彼此的创作。她非常欢迎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加入上海作协,增加上海作协的影响力和实力,希望大家能源源不断地写出更多更好的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为文学事业添砖加瓦。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陈村说,上海作协目前拥有1300多名会员,其中35岁以下人群的比例还不理想,如果再不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作协恐有“老龄化”之虞。他对记者笑言:“上世纪80年代我入会的时候,还是当时最年轻的会员,现在我也变成老头子了。文学这个行当,总要有青年人接班才能生生不息,大家都生活在上海这座城市里,都在写作,就应该有一个场合经常聚在一起聊聊。作协无疑是最合适的场合。”

会上,每一个到场的新会员们都做了发言,大家表示加入作协是对自己多年创作成绩的一种认可,但也是一个起点和契机。众多的同道中人,可以相互促进,彼此交流学习,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文学作品。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包括湖北女诗人余秀华,持居住证可申请上海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