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儿时年,大年三十这一天

2019-11-08 作者:澳门微尼斯首页   |   浏览(199)

【一】

春节记事(大年三十这一天)

吃年饭

童年的那一片海

      朋友圈里,收集五福的热潮正在翻滚,且有铺天盖地之气势。收集了五福,据说可以瓜分几个亿的红包,嗯,诱惑力确实蛮大的。可是,与其整天对着手机和电脑,苦苦收集五福,不如大大方方地走出去,为父母,为妻儿,买点春节的礼物。爱的表达,越是及时越是有价值。越是及时越是有意义。为他们送出去的祝福,是手机上的五福所不能相比较的。

作者:何 方 编辑:飘忽的云

文:放歌 编:清风

文:柳随风舞 编:何 方

【二】

=400) window.open('showpic.html?url=');" src="" onload="if(this.width>'780')this.width='780';" border=0>

=400) window.open('showpic.html?url=');" src="" onload="if(this.width>'780')this.width='780';" border=0>

=400) window.open('showpic.html?url=');" src="" onload="if(this.width>'780')this.width='780';" border=0>

      今年的情人节,正好赶在了除夕的前一天。当西方的浪漫遇上东方的传统,又会有什么看点呢?

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们像往常一样六点多就醒了,躺在暖暖的被窝里实在不想起床。叮铃铃电话响了,电话里传来大姐的声音:“起床了吗?八点半开餐。”放下电话,我们连忙起床 并叫醒了熟睡中的儿子和圆圆。洗漱完毕,我们一家四口迎着漫天的雪花来到大姐家。梁大哥开门迎接我们。叶的奉献和湘湘已经来了,小餐厅的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我走进厨房,大姐师系着围裙正左手端着一个大碗,右手拿着汤瓢往碗里盛炖萝卜。大姐边盛萝卜边说:“大家都上桌,开餐啦!”
“做这么多菜,你多早起来的呀?”我冲着大姐惊讶地问道。
“不早,六点。菜都是我和老梁昨晚准备好的。”
八点四十分,三家八个人上桌后,我发现满桌的菜很有特点:一条油炸大鱼放在饭桌正中间,其它美味各有两碗。萝卜切成一筒筒的圆块、粗粗的粉丝堆得像小山包。大姐见我们很好奇,就主动给我们介绍:“这桌菜是按我们涟源街上人的过年习惯做的。”叶的奉献不等大姐话语落音连忙点头说:“是的,是的。”大姐满脸是笑继续接着说:“涟源人过年吃早饭,是越早越好。萝卜切成一筒一筒的圆块要顿一大锅,从年三十吃到正月十五,代表一家人团团圆圆;鱼要一整条,要有头有尾,头和尾不能吃它,代表一年有头有尾,年年有余,岁岁平安;粉丝是我们涟源用红薯手工制作的,软滑耐煮、味美、百吃不厌。”我们一边听大姐介绍,一边开心的吃着筒筒圆萝卜、红薯粉。啊!真是名不虚传。虽然现在是早上,但是我们八个人吃了两大碗骨头炖粉丝,两大碗清炖筒筒白萝卜圆块。饭桌上,大姐还向我们推荐他做的油炸草鱼,大姐说:“你们发现没有,鱼头和鱼尾是分开的。因为鱼太大,碗装不下,我就砍下鱼头和鱼尾再切一段鱼身用油炸好,拼在鱼盘里。”大家听后都夸大姐真能干。 年饭吃饱喝足后,我们告别回家时,大姐还送给我们每家一个小灯笼,一个拍拍手玩具。
不知不觉中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可能是早饭吃的太饱,饭后零食吃得太多,大家都不觉得肚子饿,都不想吃午饭。过大年,不吃午饭怎么行!我只好每人热了一碗莲子羹。晚饭小弟已经说好,在他家吃除夕饭。
下午,我怕耽误晚上看春晚的时间,也拍孩子和老公没吃午饭肚子饿,我决定包饺子、炸麻花。说干就干,我先把面和好,让它有充足的时间醒面。接着我就开始洗肉、剁肉馅。饺子馅我在肉里加了香菇、鸡蛋、胡椒粉、香油。麻花面里我加了三个鸡蛋,一大坨熟猪油 还有不少白砂糖。面醒好了,馅也和匀了,开始包饺子。儿子和圆圆都来帮忙,圆圆可能平时很少包饺子,饺子包的不美观。我就手把手耐心的教她包好饺子的要领。这孩子接受能力很强,一会儿她包的饺子又好又快。饺子包完后,我们开始搓麻花,儿子和圆圆兴奋极了。我把面揉好,一小条一小条切好,教他们把小条面搓成绳条状,接着捏着绳条的两端不停地朝一个方向转动,在抓住面的一头穿过另一头的圈内,一根漂亮的麻花就大功告成。老公也来参战了,他负责烧油、炸麻花。油开锅了,一根根麻花在油锅里翻着白浪。麻花由小变大、由白变黄了。此时,厨房里弥漫着诱人的香味,一根根麻花出锅了,我和儿子、圆圆停下手中的活儿开心的吃着香喷喷的出锅麻花。真好吃!又香、又软、又甜!“快搓麻花,没货下锅了!”老公看看只顾吃忘记搓麻花的我们大声嚷道。我忙对老公说:“你把火关了吧,等一下我们马上供货。”急忙中,我灵机一动,拿出擀面棍,把剩下的面团擀成一张大面皮,接着把面皮切成一块块小菱形然后在菱形块的中间划一刀,把菱形块的一角穿过中间的刀缝,一个造型独特,美观的艺品出来了。圆圆看后,边做边说:“太有创意了,好看,好看。”做菱形套环比搓麻花快多了,不一会,我们就创造出了许多作品。老公也开始了油炸工作。此时,很有艺术创意的圆圆用面捏了一条龙,一条鱼,还捏了一片荷叶,圆圆的荷叶上盛开着一朵绽开的荷花,花蕊里滚动着几颗圆圆的水珠。作品很美,放在油锅里炸好后大家都舍不得把它吃掉。

吃年饭是春节一项最重要的内容,湖南人称之为“团年饭”。
顾名思义,团年饭就是合家欢,它既有一家人团聚一起,辞旧岁,迎新年,祈盼来年平安康泰、万事如意的喜庆意味,也深含着一脉相承的家族亲情。为了这顿饭,萍踪浪迹的游子会日夜兼程往回赶,定居他乡的羁客会车船辗转朝家奔。而即使在今天这个对传统习俗渐渐淡漠下来了的时代,那些留在异域他乡过年的人们到了除夕夜,也准定会歇下忙碌的身心,怀想起家乡的故旧,端起酒杯,为亲人们打去祝福的电话,遥寄一段思念,一份温情。这也许就是团年饭最具亲和力、凝聚力的原因所在吧。
故老相传,过去的岳阳人过年非常讲究时辰,一到除夕正午,千家万户齐刷刷地放开了鞭炮,一盘盘硕大的万子鞭会在大街小巷轰鸣震荡,人们期待用这种轰鸣震荡驱逐邪魔,迎来祥瑞,而当弥漫的烟雾散尽后,街头巷尾留下的那遍地殷红碎屑,便也真实而写意地铺陈出了浓浓的节日气氛。这时,拥挤的街道旱已空阒无人,热闹的店铺也全都关上了门,人们都回到了自己家,围着满桌的珍羞美味祭祖宗、拜高堂,然后推杯换盏,大快朵頣。在这种时候,若还有谁才想起没买年货,那可是有钱也无门。如今的岳阳,虽早已打破了过去的庸常,越是年节街上越热闹,但年饭却仍然一如往昔的守时而又讲究,那一家人团团圆圆过大年的喜庆与亲情,是任何时代的变迁都无法改变的质朴纯真。
而我的家乡益阳的团年饭则又叫作“年夜饭”,那是因为这饭要到天黑后才开席,仪式程序虽和岳阳差不多,但讲究的却是一个“慢”字:一家人聚到一起,酒要慢慢喝着,菜要慢慢吃着,安安闲闲地叙着家常,讲着趣事,待到有了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那就更是成了家家户户除夕夜一个不可或缺的节目,就这样一直要等到午夜的钟声响起,全家老少这才离席,兴高采烈地簇拥着到户外去,燃自家鞭炮,看别家焰火,欢呼雀跃,一夕无眠。为什么要这样呢?寓意就在“守岁”——丰盛的筵席要“今年”吃到“明年”,象征着年年有吃,年年富足。然后满桌的菜肴要保证三天的食用,这期间不动刀砧不杀生。
北方的除夕习俗自然又别具风味。每逢过年,我们家总会尊重父亲的习惯,过南北合一的年。这样,吃完了年饭还得包饺子,因为饺子意寓“元宝”呀,元宝“进得”越多,来年的财运自然就越好。因此,零点一到,热腾腾的饺子就又上了桌,并且里面总会有几个夹了钱的,谁要是吃着了,新年就准定财运亨通。

每次回到老家,都会驱车开到儿时经常玩耍的海边,虽然已改变了原有的模样,但并不影响看海的心情。静静伫立在海滩上,看那点点渔帆如一叶孤舟,静卧在海天一色的海平面上......翻卷着的浪花,轻轻地吻着脚面,眼底的温柔一直延伸至海的那边......天的尽头似乎就在海的那边。
一些事,许多年后,还恍如眼前。
我的童年,应该讲是又酸又甜。刚刚开始有记忆时,竟然是祖父与大伯父在学校操场上的批斗会,那天,人头涌动,高音喇叭里放着那时流行的歌,不一会儿,响彻云霄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三三两两被批斗的人被押上了临时搭建的主席台,台上有几个人在嘶声力竭的喊着什么,台下紧接着"轰"的一声,发出很雷动的回音潮.也许当时热闹了半天,人群也就散了.而回到家,只看到脸色灰暗的祖父父子俩,黯然神伤.
祖母,我懂事起就没看到她脸上有过灿烂的笑容,只是后来听母亲讲过,可怜的祖母,也没逃脱那场浩劫,在一次运动中,被剃了阴阳头.可怜我那娇小美丽的祖母,一个大家闺秀,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如裸体一样,暴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到现在我都无法想象,这会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末期的我,多少受一点卷席浪潮的影响。因家庭出生成分不好,从小就没体会过戴红领巾的滋味,所以女儿一上学就带上那胸前的一抹红,心有一份隐隐的痛。虽然那时还小,但受歧视的影响,直至今日还记忆犹新,好在小孩子的心里装不下多少忧伤的,并不影响与小伙伴们的玩耍,偶尔与伙伴们有口角,受那么一点的打击,也就一会儿的不痛快。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应该在八九岁的时候,我已成了家里的一个小劳动力,家里的一些杂碎的事情,早早的承担了下来,每天放学回家,就是下田打猪羊吃的草,回到家还要匆忙的做饭,等到一切安排妥当,再做作业时,已是很晚,经常的完不成.可记忆中好象老师从来没批评过我,因为没完成的是极大多数,但我的成绩还是名列前茅的.
一到星期天,那就是我们小孩的天地了.家务活干好以后,广袤的田野就是我们的游乐场.春天,那玉米地如青纱帐,让我们兴奋激动.夏天,我们会光着脚丫,来到海边,海水退潮以后,踩着软软的泥,在海滩上捉跳跳鱼,挖贝类,离我们稍远一点的,是那海鸥与白鹭鸟,回旋在低空中,似乎与我们一起欢乐着.经常的打鱼归来的大人们,也会坐在海草上,看我们泥泞的双手双脚,有时满脸的泥巴而乐的哈哈大笑.秋天,满眼的金黄,常常与伙伴们在田野的沟壑边,挖一小坑,把成熟了的庄稼放在火上烤,那最原始的清香味,让我到现在还魂牵梦绕.冬天,记忆最深的是,河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我们在那上面滑冰,现在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花样滑冰,实际我们小时候就已玩的很透了.只是没那么多的花样.
时光荏苒,一晃眼,人至中年,记忆中的那些事,那些景,已深深的根植在心湖里.现在回头看,已没了味道也没了颜色,如感光的黑白胶卷,定格在那一处复故的风景里.

      结婚几年,没有过过一个情人节,这是真的。不论是西方的情人节,还是东方的情人节,无一例外。

=400) window.open('showpic.html?url=');" src="" onload="if(this.width>'780')this.width='780';" border=0>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400) window.open('showpic.html?url=');" src="" onload="if(this.width>'780')this.width='780';" border=0>

      过,有过的滋味和喜悦,不过,也有不过的滋味和理由。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放歌文集

【三】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过了腊月二十三,年味愈加醇厚了。前几天,给婆婆打电话,问她都准备了什么年货。她只说买了一点猪肉而已。只有肉没有菜,只有猪肉没有其它的年,能有滋味吗?其实,我特别害怕和婆婆一起过年。那个地方的过年习俗和我们这边完全不一样。

      他们除夕下午吃韭菜盒子,菜多肉少的韭菜盒子。晚上也就是坐下来看看春晚,然后熬不住的就倒头大睡。凌晨大概两三点,婆婆就起来叮叮当当地有响动了。她在烧水,准备煮饺子。饺子是除夕那天包好的。年轻人也不能睡懒觉。三点多起来,不洗漱,就到村子里“游村”拜年。只到每家每户打个招呼而已。全村儿游完,回家洗漱,吃饺子。

      正月里,也不怎么走亲戚。走亲戚带点吃吃喝喝,临走时人家又都给还回来了。真的感觉没啥意思。正头正月,谁家也不会宴请谁家,都是一家子人自己吃自己的。过了初五六,年味殆尽。

      我们小时候在乡下生活。那时,父亲还在。腊月二十三,清扫屋子院子。然后就是炸麻花丸子和带鱼等。有条件的时候还做豆腐,压粉条。到了除夕那天早晨,父亲会去贴春联。中午一般吃的是炒菜炖肉和大米饭。那时候,大米还是稀罕玩意儿。我家每年吃的大米都是大姑父走西口换来的。晚上我们吃饺子,还有鱼。吃鱼寓意年年有余。春晚也看,但几乎没什么印象。

      正月初一早起,洗漱完了,穿戴好新衣服,和爸妈一起到奶奶家拜年。奶奶和爷爷也起来得很早。等我们去了,奶奶早已把家也收拾干净了。那张折叠的四条腿圆面桌子上,摆着好多盘子,盘子里是糖果,花生枣子,柿饼,桔子,还有麻花,炉馍。

      正月初一拜长辈。用不了多久,叔叔伯伯家的人也都到齐了。一大家子人坐在圆桌前,坐在炕桌前,开始喝早茶。

      早茶是奶奶熬的。用砖茶和粗粒盐,放在火炉子上,用炭火熬煮的。早先年,只喝深棕色的砖茶水,后来条件好一点了,在茶水中兑入牛奶,熬成奶茶。

      喝茶,吃炉馍或者麻花,填填空腹而已。吃喝过早茶,就是拜年环节了。我们这些孙子辈的孩子们,从大到小一字排开,跪在地上。爷爷奶奶两位老人笑眯眯地坐在炕上,盘着腿坐着。

      从大姐开始,每一个孩子都磕三个响头,然后说“爷爷奶奶过年康健。”说完这些吉祥如意的过年话,只见爷爷奶奶就各自从衣兜里掏出了压岁钱。每人两元,那种绿色的面值两元的钱币。后来,是五元,再后来是十元。压岁钱一年年在长大,我们这些孩子也在一年年长大,但爷爷奶奶,包括爸爸妈妈,却在一年年地老去。

      除了爷爷奶奶给压岁钱,家族里的其他长辈,叔叔伯伯也给侄子侄女们压岁钱。钱虽然不多,但于孩子来说,那是等了一年的快乐和幸福啊!

      拜过年,就开始包饺子。包饺子是女人们的事情。奶奶把早和好的面拿出来,放在案板上。把剁好的饺子馅拿出来,也放在案板上,一并端到屋子里来。圆桌上的过年杂拌儿被收拾下去,案板放了上去。妈妈和婶婶们擀皮的擀皮,包饺子的包饺子。包着饺子,还时不时地聊着家长里短,开着荤素搭配的玩笑。男人们则在炕上的小炕桌前,正打扑克牌呢。输了的,罚酒一杯。酒过三巡,一个个都脸红脖子粗,舌头也打了结,说话啰哩啰嗦,吐字不清了。孩子们则到院子里玩。早春料峭,枯山瘦水,万物萧条,也没个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即便如此,孩子们还是嘻嘻哈哈,进进出出,推推搡搡,说说笑笑,玩得热火朝天。

      不多久,炊烟从老屋的烟囱里悠悠而上。新年的第一缕炊烟里,有饺子的香,有烧酒的烈,有柴火的暖。白白胖胖的花边饺子下锅了,白白胖胖的花边饺子上桌了。

      吃饺子喽!奶奶的一句吆喝声落下,众人齐刷刷地停下了手边的活儿,搬着凳子,挪着椅子,你挨着我,我挤着你,都坐下来了,准备吃饺子了!

      第一个饺子是给爷爷的。待爷爷吃了第一个饺子,并说了“饺子好吃,大家都吃吧”的话以后,众人才能动筷子。

      饺子有羊肉胡萝卜馅儿的,猪肉大葱馅儿的。不论哪一种味道,经过这么多年风雨的洗礼,它还在舌尖上停留,还在记忆里驻足。

      家乡的老风俗,谁吃饺子吃到硬币,今年交好运。于是啊,尤其是我们这些孩子,伸长了脖子,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饺子。吃一个,没有。吃一个,还没有。再吃一个还没有。唉,有些灰心丧气了。不过还是不罢休,心想着下一个肯定能吃到。结果是,吃了无数个饺子,吃得肚皮几乎吹弹可破了,连个硬币的影儿都没见着。而身边的长辈,聊着天,吃着饺子,不紧不慢之间,嘿,可能就吃到了一个!

      吃罢了饺子,洗涮了盘碗,各自打道回府。正月初一,在热闹的说笑中,在热闹的吃喝中,慢慢画上了句号。

      多年之后,我们这些当年的小毛孩都长大了,成家了,立业了,为人妻了,为人夫了,做人父了,做人母了。年,还在来,也还在走。可是这来来去去之间,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那份快乐,那份知足,和那满得溢出来的温馨与祥和。

      年,成了一群人的孤单,一个人的狂欢。年,成了一个时光的记号,成了一个随随便便就打发走的路人甲。

      街上,大红的灯笼高高挂。商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随意选。物质生活越来越充裕的现代人,年味儿怎么越来薄凉?

(2018/2/8)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微尼斯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忆儿时年,大年三十这一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