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花学园3,无处遁形的真身

2019-10-20 作者:澳门微尼斯首页   |   浏览(186)

天翼还活着! 从那个身体里传出来的声音,不再属于那个冷若冰霜,双眸乌漆漆的尊魔——那是天翼的声音,那真的是天翼的声音!我不会听错的,我绝对不会听错的!虽然在魔法学院里,我们两个可以斗得天翻地覆,可以吵得天神供领,可是……可是我一定不会听错的,我就算是死了,去了地狱,也一定会记得这个声音—— 这是天翼的声音,他还活着!他还在这个身体里活着,他并没有死去! 大家也分明感觉到了不同,望着霸占了天翼身体的尊魔,幕翔瞪圆了眼睛,风宇张大了嘴巴,优惊讶得忘记了挥动魔法蕾丝,雷漠教授更是有些不能相信地捏紧了手里的魔杖。 整个大殿里的气氛瞬间凝固了,连那些朝着我们扑过来的妖魔都忘记了进攻。 大家都呆呆地望着那个穿着黑色大袍的男生,只见他放出两条黑黑粗壮的毒蛇,却又自己伸手把它们掐住! “翼……翼……”我的心在颤抖,我的嘴唇也在颤抖,我颤抖着叫出他的名字,“天翼!” 尊魔像是猛然惊醒过来,吃惊地大叫一声:“臭小子……你……你竟然还活在我的身体里!” “错!”天翼的声音那么清楚地传来,“是你活在我的身体里!这个身体,是我的!” 刹那间,我突然看到那个男生乌漆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幽蓝,连那完全变成黑色的头发,也泛出了一层浅浅的蓝色! 那是天翼的标志,他活着,他真的活着! “臭小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尊魔看起来有一点慌乱,他拼命地想要控制这个身体,可是却阻挡不了天翼的幽蓝慢慢浮现。 “你说我要干什么?当然是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消灭你!”天翼大声地回答着他,声音清脆而有力,“不然你以为我那个时候为什么要答应把身体借给你?难道你以为我就真的那么怕死,为了偷生情愿出卖我的好朋友们?!笨蛋,你错了!我等的就是现在这个机会,我要在现在,和朋友们一举消灭你!” 啊啊啊! 我听到天翼的这一席话,激动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我就知道,天翼是不会背叛我们的,他不会为了生存下去,而出卖所有的友情、亲情和爱情的! 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生,他是个那么霸气的、如同王者般的男生!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和我们一起战斗的! “什么?!你……你这个臭小子!”尊魔的脸色大变,他吃惊地低头望着自己的身体,“难道……难道那一次,在死亡路上,我救了你,你是为了消灭我才答应让我借用你的身体的?!你这个臭小子,你竟然……竟然敢这么戏弄本魔王!” “我身为魔法学院里的一员,本来的职责就是消灭你们这些魔类。更何况我的父亲为了抓到你而牺牲,你以为我会为了偷生下去,而奉献自己的身体吗?你这个笨蛋!” 天翼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八度! 他的双手猛然用力,咔的一声就把两条又粗又壮的魔蛇给扭断了脖子! 呼啦! 两条本来还穷凶极恶地向我扑过来的毒蛇,瞬间就掉落在地上,命丧黄泉。 尊魔的脸倏地僵硬了,气得眉毛头发根根倒立! “臭小子!你居然把我的护身魔蛇都给掐死了!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尊魔气疯了,伸手就朝着自己的心脏部位抓过去。 哪里知道手却像不听使唤了一样,呼地一下就掐向了他自己的喉咙! “我的身体不会再听命于你了!尊魔,就算陪着你一起死,也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咔! 天翼的手猛然掐住了他自己的脖子,而且还掐得那么用力、那么凶狠! “天翼!” 我看着他涨红的脸孔,紧张得快要哭出来。 他还活着,可是他马上就要死去! 那个人突然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猛然瞪向我。 再不是那样乌漆漆的眸子,那抹曾经的碧蓝色,再一次占领了那双明亮的眸子! 他望着我,深深地望着我,锃亮的眸子里倒映出了我激动的表情,也倒映出他那复杂的目光,还有那欣喜却又悲伤的表情。 “茉莉……”一声嘶哑,从他的喉间溢出,“我没有骗过你……知道吗,小丫头……你要勇敢……勇敢地活下去……消灭这些恶魔,消灭他们!” 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蓝色的眸光就突然熄灭了! 乌漆漆的眸子再一次占领了他的眼睛,我看得出来,尊魔的灵魂和天翼的魂魄正在这个身体里,剧烈地交战! “天翼,我一定会消灭它们的,我一定会的!我一定会!”我看着被折磨的他,激动地大叫。 伸手抬起我的花魔杖,朝着那个偷了他身体的人大喊道:“快点从天翼的身体里滚出来!不许伤害他!摩亚魔神,茉莉花开!特米拉米亚利达——茉莉,花魔法!” 哗—— 我的花魔杖猛地绽开,漫天飞舞的茉莉花,立刻化作尖锐的利剑,朝着那个人的身体猛地袭了过去! 我一定要把尊魔打出天翼的身体,我一定要消灭他,我一定要救天翼! “臭丫头,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战胜我!” 尊魔被完完全全地激怒了,他刷地一下就掐住我射过去的茉莉花箭,转瞬就把花魔箭给捏得粉碎! “看来我不给你们点厉害瞧瞧,你们就真的把我当成病猫了!死丫头,臭小子,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最无上的黑魔法,让你们从此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尊魔这一次真真正正地生气了,天翼那张英俊的脸孔刹那间就变成了乌黑一片。 他对着那些被吓呆了的妖魔们大声吼道:“你们,给我消灭那几个臭小子,这两个就让我一次送他们上西天!“ 呼! 那些妖魔顿时清醒过来,又像疯了一样地朝着风宇、优、雷默教授和慕翔扑了过去。 整个大殿里顿时又混乱成一团! 站在我面前的尊魔目光邪恶,乌漆漆的眸子闪着令人害怕的寒光! 他恶狠狠地瞪着我,忽然把双手一擎!

尊魔突然弹出手指,指尖猛地射出一道金光,顿时就把扼住他手腕的慕翔给震出了两米之外! “慕翔!”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冲过去扶住摔倒的翔。 慕翔被打中了胸口,疼得皱起了眉头。 “慕翔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我扶住他,焦急的追问。 慕翔捂住自己的胸口,喘息着对我摇摇头,“茉莉,我没事。” 他看起来很痛,冷汗从他光洁的额头上冒了出来。我看着被打伤的慕翔,心里一阵难过,不由得紧握住他的手。 “啊哈,好亲密啊!”就在我们面前的尊魔突然怪声怪气起来,“怎么,辛茉莉,知道你的旧情人已经死了,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吗?那天还抱着这个身体说多么喜欢他,怎么才过了不多久,就转向这个臭小子了?” 我被这个声音刺得猛然抬起头,望着眼前的这个高大的,穿着黑漆漆袍子的男生,他拥有着天翼的脸孔,却再也没有了他的那颗心!天翼绝对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的,即使他看到我和幕翔在一起,即使他会生气,他会不高兴,他也绝对不会这样挖苦讽刺我和幕翔的! 这个人已经不再是翼了,他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天翼了! “尊魔!”我第一次面对着那个熟悉的脸孔,大叫出声,“别以为你霸占了天翼的身体,我就会害怕你!无论你在这里怎么嘲笑我,怎么挖苦我,我都可以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天翼!无论他生,无论他死,我都只喜欢他一个人!翔和风宇、优,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以为我的好朋友付出生命,我更可以和我最爱的人,同生共死!你霸占了天翼的身体,利用他的身体做出的这一切,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消灭你,就算是要去地狱和他见面,我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我会替翼报仇,我一定会的!” 我勇敢地对着尊魔握紧了拳头,第一次感觉到面对着这张让我深爱的脸孔,心里也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尊魔显然没有料到我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他站在我的面前,表情僵硬。 我甚至看到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有道蓝色的光芒瞬间闪过,一向紧紧抿住的嘴唇,也微微地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 可是,那双乌漆漆的眼瞳终究还是暗淡了下去,尊魔的表情变得有些恼羞成怒,他把袍子用力地一挥,大声地对我咆哮,声音响彻如雷:“辛茉莉!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以前我还觉得你有几分可爱,想劝你不要来送死,没想到你这么自不量力,还想要向我挑战!好,今天我就成全你们这群傻瓜,把你们全都送下地狱,让你们尝尝生也不能,死也不行的滋味!” 尊魔果真生气了,突然挥动起自己的黑色袖袍,开始大声地念起咒语:“塔莫斯塔利亚,达科达利亚!所有的黑魔神,听从我的指挥,全部都——出动吧!” 呼—— 就像真的受了他的诅咒一般,本来还一片光亮的大殿里,忽地阴风大起! 殿外的天空猛然间乌云密布,厚重的天际像是一只巨大的黑锅一般,朝着整个世界重重地倒扣下来。空气似乎凝固了,令人快要窒息。殿里的狂风更是呼啸而至,巨大的旋风卷着沙石朝着我们疯狂地袭了过来! “孩子们小心!”雷漠教授在旁边大叫一声,跑过来想要拉开我和幕翔。 但是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茉莉了,不会只是面对着那张心爱的脸孔,傻傻地流泪。我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他了!不再是他了!所以我要战斗,我要战斗,辛茉莉! 我迎着那黑色的旋风,挥动起自己的花魔杖,大声地朝着那个人喊道:“格雷吉亚纳不塔利——旋风咒!” 呼—— 闪着金边的茉莉花瓣,突然之间开始漫天飞舞,卷裹着呼啸的狂风,迎向尊魔的那道黑色旋风。 这是当年我和天翼在学院里大斗法时学会的旋风咒,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又用起这个咒语和面前的“他”再次战斗! 不,不对,“他”已经不再是他,“他”已经不再是天翼! 我要消灭他,替天翼报仇!这个欺骗了我,霸占了天翼的身体,还想要伤害我们所有人的大坏蛋! 呼啦啦——呼啦啦—— 两股巨风刮得整个大殿里飞沙走石,沙石和花瓣漫天飞舞。巨大的石桌,粗壮的石柱都被打得噼啪作响,所有的妖魔都被刮得站不稳脚跟! “茉莉,加油!” “打败他,茉莉!” “为翼报仇!” 幕翔、风宇和优都大声地叫嚷起来,拼命地帮我喊着加油。 只看到我的茉莉旋风和他的黑色巨风绞缠在空中。突然,他的魔力大过了我,狂风朝着我的方向不停的压过来。我努力一咬牙,加大了咒语的力度,又把风力压向了他那一边! 我要加油!我要努力! 我要战胜这个狂暴的家伙!我要为天翼复仇! “去死吧!你这个魔鬼!”我大叫一声,用尽全力把旋风咒朝着尊魔的方向一推! 呼—— 旋风咒裹挟着金色的花瓣,瞬间压过了黑色巨风的风头,一下子就扑向了那可恶的恶魔,尊魔根本就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魔力,来不及躲闪的他,一下子就被我的旋风咒重重地打到! 砰!他被旋风咒袭中腹部,像是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似的,向后猛退了三步,重重地撞在了镇魔宫的墙壁上。 “啊!”他显然异常吃惊,捂着腹部抬起头来瞪着我,“辛茉莉……你竟然用这么重的旋风咒,打你的旧情人?!臭丫头,看来我真的是低估你了!不杀了你,想必是拿不到那件茉莉封印了!” 乌漆漆的眸子瞬间变得闪亮,晶莹如雪般的光芒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 尊魔突然抿起嘴巴,把自己长长的袖袍嘶的一声扯破! 两天像是刺在“天翼”手臂上的黑色毒蛇立刻就显现出来。那袖袍一被扯裂,毒蛇就瞬间活了过来,它们在他的胳膊上昂起头,对着我就吐出长长红红的舌芯! 我的心瞬间就跟着一紧。 我记得天翼的胳膊上是有着很深的一道疤痕,但那是因为他和幕翔在一次考试中,为了保护同学而受的伤。可是,可是这个人竟然在翼的身上刺上了这样的两条黑色毒蛇…… 如果被翼看到,不知道会多么厌恶,多么伤心呢…… “臭丫头,就让你尝尝我毒魔法的味道吧!”尊魔猛地一握拳,那两条黑色的毒蛇瞬间就从他的胳膊上立了起来。 它们急速地窜离他的胳膊,刹那间就朝着我直扑过来! “茉莉,小心!”幕翔向我扑过来,想替我挡开这两条又黑又粗的毒蛇。 可是很奇怪,那蛇才刚刚扑过来,还没有飞到可以碰到我的位置,却被一双大手,猛地就握住了尾巴! “尊魔,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可以在我的胳膊上,涂上这么恶心的东西!” 极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穿着黑色长袍,有着黑色眼睛、黑色头发,号称霸占了天翼身体的尊魔竟然自己伸出手,瞬间掐住了将要飞蹿出来的两条巨大的黑色毒蛇!而这时从那个被霸占的身体里,传出了一个耳熟能详的声音! 那是—— “天翼!”我尖叫出声! 天翼……他还活着!

在雷漠教授手里的的那根魔法杖的顶端,突然闪出了一道光芒,那银色的光仿佛闪电一般,朝着那群妖魔就袭了过去! 这亮如光、快如电的降魔咒果然比伏魔咒更强上三分,只不过是一道亮光闪过,就有好几个狼人被击中,在空中嗡嗡乱飞的黑蝙蝠也被打落了上百只。 正狂扑过来的妖魔们立刻被震得吓了一跳,不敢再涌上来。 站在高高台阶上的尊魔看到雷漠教授使用了降魔咒,脸色顿时一变。他把身上的袍子猛地一扯,恼羞成怒地喊道:“雷漠!你的功力果然不减当年!但是,不要拿我的魔子魔孙们开刀,有本事就和我再真刀真枪地大战三百回合!让你的这些臭小子们去和我的魔王们战斗!” “好!”雷漠教授把手里的魔杖一顿,“几百年前我们牺牲了两位好兄弟才抓到了你,今天,就让我来替他们报仇吧!” “好!今天就让我们把当年的战斗再重新了结!”尊魔也猛地一咬牙,挥起黑色的袍子,就朝着我们直冲而来! “孩子们,你们闪开!”雷漠教授立刻推开我们。 只见尊魔一边从高高的台阶上直冲下来,一边从袖子里猛地抽出一把长剑!我一眼就看到那正是天翼的伏魔剑,可是剑身已经从天翼使用时的幽蓝色,变成了墨黑色! “那是天翼的剑!” 我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拿着天翼的剑,还把它变成了那样漆黑的颜色,心里像是被人揪住了一样疼。 雷漠教授朝着那个人迎了过去,两个人的魔杖和魔剑瞬间就缠在了一起! 啪! 光芒四射,剑声和杖声混杂着,震耳欲聋,整个宫殿仿佛都在颤抖! 魔法杖和魔剑的撞击令镇魔宫里光芒万丈,大家似乎都被这耀眼的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 看着雷漠教授和尊魔缠斗在一起,风宇和幕翔也想要冲过去帮忙。可是他们还没有迈开步子,旁边的那些魔王们就已经跟着冲了过来。 “臭小子,别想插手,你们的对手是我们!”吸血蝠王跳了出来,“别以为上一次我放过了你们,那么这一次就还能逃脱开!叽叽!” 又来了,这可恶的尖叫声。 狼王和毒蝎王也带领着他们的小妖朝我们迎了过来,他们准备把我们团团围住,一举消灭我们! “伙伴们!”幕翔拿出手里的银色七弦琴,“这一次,要看我们的了!” “好,这一次就和他们大打一场,把这些恶魔全部都消灭掉!”风宇亮出手里的星神鞭。 我和优也拿出了自己的魔法武器,真真正正地要和这些恶魔们大战一场! 整个镇魔宫里,立刻风起云涌! 雷漠教授和尊魔绞缠在一起,两个人打得难解难分,整个宫殿中光芒四射,咒语和伏魔剑在空中翻腾交错,令人眼花缭乱! 黑蝙蝠军已经疯狂地向我们飞扑过来,狼人也朝我们凶狠地冲了过来! “可惜没有把PP它们带进来!”我看着铺天盖地的黑压压的黑蝙蝠军团,急得直跺脚。 PP和银龙、火龙大战黑蝙蝠军团的场景还令我记忆犹新,如果有它们帮忙的话,一定能很快地解决掉这些烦人的东西。 不过幕翔却把我往身后一拉:“不用着急,我的七弦琴也可以对付它们。” 幕翔拿出自己的银月七弦琴,修长的手指向外一拨弄,长长的琴弦立刻就化作一道银色的大网,铺天盖地地遮住我们所有人的头顶。那些叽叽乱叫的黑蝙蝠像飞蛾扑火般,一个个傻乎乎地扑了上去。 噼里啪啦! 银色的大网上电光闪烁,那群黑糊糊的蝙蝠立刻就被电得龇牙咧嘴,呼啦啦地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狼王也带着一群恶狼朝我们扑了过来,尖利的爪子看起来是那么地恐怖。幕翔的银色大网显然对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反倒是风宇的星神鞭发挥了神力。长长的鞭梢猛地挥过去,一下就打中了几头恶狼的利爪,把它们抽得吱呀乱叫! “来呀来呀,你们这群笨狼!今天就让我在这里,把你们的所有爪牙都给拆断!” 风宇杀得兴起,血红的眼睛瞪得奇大。 他一向是我们中间最勇猛的一个,连天翼都没有他这样的气势。 一想到那个名字,我不由得就把目光移向正在和雷漠教授缠斗的那个人。 黑色的魔法袍,凶狠的表情,连碧蓝色的眸子都被染成了乌黑的颜色!曾经是我最心爱的那个人,如今却变成了我们的敌人……这让我的心……我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一样疼。 “茉莉,小心!” 我刚微微地走神,优就立刻从旁边冲了过来,一把拉开我! 毒蝎子的毒箭险险地擦着我的脸颊飞过,险些就要击中我的眉心! “茉莉,不要走神!”优按住我的肩膀,“不要再看了,那个人已经不再是天翼了!他只不过占有了天翼的身体,却再也没有了那颗心!” “优……”优的话让我的心狠狠地抽痛起来。 “好好战斗吧,杀掉这些恶魔,才是真的为翼报仇!”优挽起袖子,露出自己缠在手腕上的魔法蕾丝。 她默念了一句她妈妈传给她的蕾丝魔咒,只见那白色蕾丝立刻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自动地飘散起来。白色的光芒在蕾丝上闪烁,她朝着那些毒蝎子猛地一挥手—— “塔里塔利亚——动物之神,请倾听我的召唤!” 呼啦—— 白色的丝光瞬间就朝着那些毒蝎子飞了过去,神奇的是,那些刚刚还在朝着我们射出毒箭的蝎子,突然像是听懂了优的话一样,瞬间就掉转头,朝着它们的主人——毒蝎王进攻而去! 啊哈!好厉害啊!优对小动物的控制,简直是登峰造极! 朋友们都在努力地战斗着,那么好吧,让我也来加入这场战斗,让我来消灭这些可恶的恶魔和妖怪,为死去的天翼——复仇! 我拿出自己的花魔杖,清晰地说着花魔杖的咒语—— “摩亚魔神,茉莉花开!绽放吧,我的花魔杖!” 哗啦啦—— 花魔杖听话地绽放开来,美丽的茉莉花盛开了!镶在茉莉花蕊里的水晶魔石立刻就泛起了金色的光芒,镶着金边的茉莉花瓣,再次铺天盖地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两枚像是印在我肌肤里的金色茉莉花胎记,赫然出现在了我的手臂上,我拿着花魔杖,正准备念出伏魔咒语…… “茉莉封印!” 就在这时,一直在和两枚教授缠斗的尊魔,突然之间大叫了一声。他调转过身,乌黑的眸子直射向我! 熟悉的脸孔却迸射出陌生的光芒,瞪得我全身发抖! 忽然间我蓦地明白了,为什么那几次在我看到天翼的目光时,总觉得他的目光是那样陌生!因为……那根本不是他!不是我的天翼! “茉莉封印!快把封印交给我!”尊魔大叫着,停止了和雷漠教授的战斗,伸手就朝着我扑过来。 我被吓了一大跳,看着这个疯狂地向我袭来的男生,这个有着我所熟悉的脸孔,似乎昨日还在拼命地保护着我、深情地拥抱着我的“天翼”……可是现在,现在他却变成了一个恶魔,一个想要随时至我于死地的恶魔! 我呆住了,竟然忘记了是不是应该躲开。 可那只有着尖尖的指甲,甚至连宽厚手掌上的肌肤都变得有些微黑的手却已经朝着我的喉咙凶恶的袭来! 我要死了吗?我就要被“天翼”的手——给掐死了吗?! 我知道我应该反抗,我知道我应该吧自己的花魔杖再指向他!可是自从上一次我用花魔法伤害了他之后,我就不敢再对他使用任何咒语!即使我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天翼了,已经不再是我深爱的那个男生了!! “住手!不许伤害茉莉!” 当那指尖距离我只有0.001厘米时,突然有只修长的手,猛地扼住了尊魔! “不准伤害茉莉!” 一声厉喝在我的耳边响起,一只修长的手瞬间就伸到我的面前! 啊!是慕翔! 他猛地扼住了那只向我袭来的尖尖手掌,在那之间就要碰到我喉咙的瞬间,一把就将尊魔抓了过去! “不许伤害茉莉,绝对不许伤害她!”慕翔扼住那人的手腕,朝着他大声的怒吼,“我早就看出了你是假扮的翼,也许那天在小溪边,我就该一掌打死你!” 尊魔被慕翔一把拉过去,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就冷笑起来。 “哈哈!你……就凭你?还想一掌打死我?哈哈,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尊魔那双乌漆漆的眸子朝着慕翔猛地一瞪:“你这个白痴精灵,以为出身于精灵家族,有一点点什么狗屁预感,就能打败我了吗?别狂妄了,小子!那天在小溪边我不过是为了拿到摩亚神器才没有对你动手的,不然你以为我会忍着你的巴掌?臭小子,别以为雷默是你老子就那么狂妄,只需要我动一根手指头,你就得死!” 刷!

摄魂咒……把它……从天翼的身体里……赶了出来……呕!” 雷漠教授倜然吐出一口鲜血,看样子伤得非常非常严重! 我和慕翔都吃惊极了,那种摄魂咒因为威力重大,可以随意将人的魂魄从身体里抽走,所以学院理是禁止使用的。更何况使用那样的咒语,有可能会耗费掉魔法师所有的魔力!雷漠教授竟然为了天翼……为了救天翼还是使用了这种被禁止的魔咒! “爸爸!”慕翔抱住雷漠教授的身体,担心万分地喊。 “孩子,我不能让它伤害天翼……你们……你们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以后……魔法学院里还要倚靠你们……还要……”雷漠教授虚弱地对我们说着,好似要留下遗言一样! 慕翔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这是他寻找那么久的父亲,可是,如今却看着他流着血,喘息着躺在自己的怀里! 尊魔已经被逼出了天翼的身体,他看到哭泣着的我们,大声而恐怖地狂笑起来! “哈哈!你们这些臭小鬼,以为这些小小的魔法,真的能打败我吗?我告诉你们,休想!今天就算把我赶出这个臭小子的身体,你们也丝毫不能伤害我!好,今天就让我送你们和这个老家伙,一起上西天!没有身体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只要有我的魔法,你们就别想活着出去!哈哈哈……” 他恐怖地大笑,整个身体都化成了黑色的烟雾,只能看到他一张张得非常大的恐怖嘴巴! 如果以前,我看到这样的妖怪,一定要吓得哭起来了,可是在经过了那么多的战斗之后,我已经不再害怕了! 慕翔也放开了受伤的雷漠教授,勇敢地站了起来。面对那个无比恐怖的尊魔,气势十足地对着他大声喊道:“尊魔,你不要太得意了!别以为我们会怕你,今天,你一定要乖乖地滚回镇魔石下,不然,我就一定杀了你!” “什么?你要杀了我?别做梦了。臭小子!”尊魔被他激怒了,恶狠狠地望着我们。 我也不再害怕了,半扶着天翼,朝着尊魔大喊道:“尊魔,我们一定会消灭你的!我一定会用我的茉莉封印,把你封回镇魔石下!” “只要我们同心协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恶魔不可以战胜!” 已经受了重伤的天翼,突然大声地喊出了这一句话。 是的,我和慕翔都勇敢地点点头,我们也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们不可以战胜的恶魔,因为,在我们的心中,拥有爱的魔力! 因为我们拥有爱的魔力! 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在我们的心中,都抱着去爱别人,守护别人,保护别人的爱,无论那是对朋友的大爱,还是对爱人的小爱,都是我们存在心中的爱的魔力! 可是尊魔没有,他是一个冷血的人,他的心是黑的,他的血也是黑的,他一心只想杀掉世上所有的人,让所有人都变成他的奴隶,他是一个没有爱的热,他也是一个不会拥有爱的魔力的人。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他,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打败他! 慕翔已经对着尊魔,亮出了他的魔法武器。 “尊魔。今天就让我们来决一死战吧!就让我代替我的父亲,消灭你!” 慕翔亮出了绝美动人的橙色七弦琴。 尊魔瞪着慕翔哈哈大笑:“哈,臭小子,你以为凭你的那张破琴,就能打败我吗?你别做梦了!” 慕翔对着尊魔大笑:”那我们就来试试吧!“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自信的慕翔,他不再是那个柔弱的,坐在金色水池边,轻轻地拨弄七弦琴的绝美少年。父亲的出现,令他好像突然燃起了斗志,他的银发在空中飞扬,修长的手指是那么的坚定,表情变得俊美而坚毅,好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一般,一定要把尊魔彻底打败! “翔……”我扶着受伤的天翼,轻唤着他的名字。 慕翔突然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茉莉,我去抓住他,然后你用茉莉封印,快点把他封回镇魔井中!” “嗯,我知道!”我连忙点头:“可是,现在怎么抓到他?” “看我的,就好了!”慕翔轻抿了一下嘴唇。 他突然转身,伸手就在琴弦上拨出一串动听的琴音! 叮叮咚! 这曲音是那么的熟悉,竟然是—— “魔鬼的颤音!”我惊奇得大叫起来。 “是的,就是魔鬼的颤音。”慕翔大声地回答,目光炯炯地望着尊魔,“这首曲子除了这个名字之外,还有另一个名字。那就是——魔神镇魂曲!” 啊,没有想到,那个号称可以被魔鬼偷走心灵的乐曲,竟然还有这样的名字! 魔神镇魂曲! 岂不是要把魔神的魂魄给吸走了! 尊魔显然也听过这个曲名。他愣了一下,瞬即大叫道:“镇魂曲?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弹这种曲子?!” “怎么,你害怕了!”慕翔毫不畏惧地迎着他,“这是精灵家族的族长传给我的乐曲,我要用它消灭你!” 突然,琴弦如银色的长箭一般,飞快地朝着尊魔的方向席卷而去! 刷刷刷! 银弦在空中飞舞,如同慕翔银色的长发,发如丝,丝如箭,箭若利刃,丝丝都可以置人于死地! 尊魔实在没有想到慕翔的镇魂曲会如此厉害。他没有来得及闪躲开,就被银丝紧紧地缠住了。 “啊……臭小子!” 银弦紧紧地束住变成黑烟的尊魔,更多的银弦直直地钉进他烟尘般的脸孔,把她勒得死死的,让他根本无法逃脱! “受死吧,尊魔!”慕翔用力拨弄琴弦,弦音滔滔不绝地飞驰出去! “臭小子,像你这样小小的琴弦,就能打败我吗?你别做梦了!”尊魔发怒了,突然对着我们狂吼一声,“就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黑魔吞噬咒!” “不好,翔,快躲开!”受了伤的天翼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对着慕翔大叫。 “呼——”狂风般的黑色魔法,朝着我们团团扑来,在排山倒海般的黑色乌云中,我看到一张张得无比巨大,无比黑暗、无比恐怖的大嘴!那嘴巴怒吼着,咆哮着,像是能把世界上的一切给吞噬掉! 镇魔宫里地动山摇,整个宫殿都被震得摇摇晃晃! 我这才真的见识到尊魔的厉害。只凭那张恐怖的大嘴,他真的可以把所有魔法师,所有反抗他的人,全部吞噬!只要被这黑色的魔法吞掉,就会掉进无边无际的黑暗地域! “茉莉,小心!”天翼对着慕翔吼了一声,又反过手来抓住我。 他一把抱住我,把我用力地按在他的怀中。 我们两个滚落在地板上,天翼按着我顺势就往旁边的石柱后一闪! 轰隆隆! 刹那间,几根粗大的石柱便被黑魔法打得断裂了。轰鸣着倒在地板上,砸出巨大的深坑。 “翔……慕翔!”我只觉得黑色巨风席卷而过,却并没有看到慕翔闪躲,不由得连忙闪出头去,想要查看慕翔的情况。 可是刚刚才看了一眼,就吓得我立刻尖叫起来! 因为在这样地动山摇的黑魔法中,慕翔竟然没有放开他的银月七弦琴!只见他死死地握着琴把,银色的琴弦仍然牢牢地钉在尊魔的脸孔中!慕翔被琴弦半吊在空中,他用力向上爬去,紧紧抓住了琴弦,滴滴血丝顺着手指掉落在地板上。 “慕翔!”天翼也看到了被吊在空中的慕翔,大声地喊道:“快放开他!翔!” “不!”慕翔怒吼道:“我已经抓到他了,茉莉,快点,封印——封印!快把他封回镇魔石下,快!” “不行,翔!如果这样让茉莉封印,会把你一起封到镇魔石下的!”天翼他跟着大吼。 “没有关系,就算牺牲了我,也没有关系!只要能抓到他,只要能消灭他!” 慕翔紧紧握着银色七弦琴,在半空中突然向我们转身,“翼,茉莉,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们,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牺牲我一个人,并不可怕,因为茉莉的父亲也曾经陪着尊魔一起被锁在镇魔石下几十年。如果用我一个人的生命,可以换来整个世界的平安,那么……我又有什么好犹豫的!茉莉,天翼!动手吧!” “不!慕翔!”我被这一幕惊呆了,大声地叫着他的名字。 可是慕翔已经转过身去,用力抖动起银色的琴弦,朝着尊魔的方向疯了一样地扑了过去!魔神的镇魂曲,果真可以镇魂驱魔!尊魔被慕翔的琴弦团团缠住,纵使他早已化作烟尘也绝对无法逃脱,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慕翔的银色琴弦越缠越多,看着翔朝他奋力地扑了过来。 叮—— 最高的一个颤音!银色的琴弦,突然间被挣断了! “吼——”尊魔被激怒了,大吼出声,“臭小子,你想找死吗?!好,我就成全你!” 慕翔用力地甩动琴弦,已经嵌入他掌心的银丝,勒得他鲜血如注!他回过头,大声地朝着我们喊:“茉莉,快!快动手!我支撑不了多久了,快点动手!” “不——”我大叫出声,眼泪如决堤般飞迸出来。 不,我不能对慕翔出手,我不能把他一起封印回镇魔石下!不! “茉莉!”这时,天翼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动手吧!” “什么?!翼,那是翔……” “如果你不想让翔白白牺牲的话,就快点动手吧!”天翼加大了手上的力量,晶莹的泪花,在他的眼眶里雾水般翻腾。 我明白他脸上伤痛的表情,我看得出他同样在为慕翔伤心!那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那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可是现在……现在……现在为了消灭这个恶魔,却要亲手结束他的生命! “茉莉,动手吧!”慕翔的吼叫声,最后一次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滑落下来。” 我举起金色的花魔杖,大声地喊道:“摩亚魔神,茉莉花开!请接受神的召唤吧——茉莉,花魔印!” 呼啦——金色的茉莉花,如雪片般漫天飞舞起来! 我掌背上两枚茉莉胎记,像是金色的标记一样猛然浮现,闪烁出夺目耀眼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令人张不开眼睛!蓦然蓦然间,两枚金色的茉莉胎记脱离了我的手掌,向着那个化成黑色烟雾的恶魔,疾速地飞驰而去! “臭丫头!你竟然敢……啊!” 尊魔的最后一声咆哮。如雷如潮。 轰隆隆!哗啦啦! 镇魔宫里地动山摇! 巨大的石柱全部都被震荡得断裂,整个镇魔宫,烟尘滚滚! 黑色的恶魔被金色的茉莉花封印打中了,带着绝望的气息,突然朝着镇魔井猛地钻了下去!呼噜噜!不消多时,黑色的烟尘便全部沉入了镇魔井下。巨大的镇魔石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轰隆一声,再一次压倒了镇魔井上,金色的茉莉花标记,打在巨大的镇魔石上,泛出一抹淡淡的银色,然后没人巨大的石块下,消失不见了…… 我站在浓烟滚滚的镇魔宫里,泪水,像珠子一样滑落下来。 重伤的天翼,半跪在我的身边,他弯腰捡起一根断裂的银色琴弦,丝一般的琴弦上,有一滴晶莹的血红,缓慢地滴落下来……那样柔软,那样优美,就仿佛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后一滴眼泪……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微尼斯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魔法花学园3,无处遁形的真身

关键词: